天海新增另一国际域名,两个国际域名都可应用。
harukamichiru.com 和 harukamichiru.net

天与海の世界

查看: 868|回复: 20
收起左侧

[作者:Harukalover] When She's Wet(濕身誘惑,微H)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9 03: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歡迎加入天海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Harukalover 于 2017-6-9 15:06 编辑
, V3 y3 h3 W5 c$ V8 ~
% ^# T  Y0 u9 x& u本文靈感來自於在某次回顧水晶三期的時候,看到某衛在ED濕身賣肉的裝逼鏡頭時笑出眼淚(注1),一時之間瞬間開始腦補換上某金毛的臉時候的情景,笑得停不下來!不過還是沒敢讓金毛那麼作死的,還是要收斂一下吧,哈哈~~8 Y% h. J; W" n& i
這次輪到滿小姐慾火中燒了,替咱們的遙默哀一秒鐘~~% I( s6 n2 m+ }8 y+ T( @; M
友情客串:螢螢小公主: m+ t& Y- x" W4 L
- s( R/ V+ t: l8 v& ?
——————5 s; W3 P2 x$ n  G, [
When She’s Wet
0 J) y- D" y4 J( w. |6 H: N  n
& Y4 e% ^* ]% `% J  X4 e9 E3 P
5 R- K$ E" y9 @' ]* G9 _% y  G+ M, n2 \2 ?# V
某週一的早晨,外部戰士的家裏。6 p/ ^. t# p& [" e6 v
  Q& U6 R+ r( v
「雪奈,螢螢,早上好~~」; L4 Z1 U, a3 q7 R# p" d+ Z; Y# q
「滿媽媽早上好!」
/ c9 h, Z& C% M6 ]身穿休閒短裙的滿愛憐的一笑,伸手摸摸朝著她開心問候的女兒的紫髮腦袋,扭頭望向同樣坐在餐桌前的雪奈。
/ }6 Y# N  K# n: X2 P$ f- v% ?; E/ Q" s, c+ e
「雪奈,今天……待會兒要麻煩你送一下螢螢上學了……」+ k/ P% F  q( V
「我倒是沒問題。遙呢,出了什麼事麼?」雪奈好奇地放下杯子。
+ r" r8 ^( U* W/ ^! T5 B「哦……她呀,唉……」滿有點憂心地微微皺眉,一邊走到櫥櫃旁邊開始翻找著什麼,一邊低低地嘟囔著,「剛才醒來的時候發現她發燒了,還一直咳嗽,大概是昨天……著涼了。」+ c  _9 Y# r: X* l7 ?
「啊?!遙爸爸病了?要不要緊啊?」螢馬上就緊張地從座位上跳下來。
3 H3 U7 y; f" v% W「喔別太擔心,剛剛量了體溫,38.5度,輕微高燒,我拿些藥給她就好了。」滿關上櫥櫃門,示意了一下手裡的退燒藥。
+ t3 r' Q$ j2 z6 c& P「我要去看看遙爸爸!」: p9 g& i3 O) E; y$ S) o

" E4 J" K" J, E7 |# b  A9 r2 L不等滿來得及反應,七歲的女兒已經不由分說跳下椅子,一溜煙地衝上了二樓。
  s5 _5 ]. K4 u# C) L# d「螢螢,小心點啊……」滿的一句話還沒說完女兒已經沒了蹤影,不一會兒就聽到樓上睡房「碰」的開門聲音。
, q, g& j. b% `" q) K# h8 p+ [8 K滿無奈地搖頭,喉嚨裏吐出一聲嘆息。這孩子,就是這樣的緊張遙爸爸,那兩個人的感情,總會是那麼的親近呢……. A+ y1 G! t% G( C/ N2 F

) _" ^, \, T$ s% J9 I0 W「由得那孩子去吧,說不定還可以令遙輕鬆自在一點呢。」雪奈緩緩地從杯子裏嘬飲著咖啡,意味深長地淡然一笑。% G# E, q, R2 g5 c+ Y$ H
「雪奈……怎麼連妳也……」滿嗔怪道,故意瞥了好友一眼,「我是擔心不要傳染給了螢螢就好。」
8 y& J! P3 v- D% ]3 I! V  A「那孩子很會照顧人的,別擔心。」貼心地把熱可可端到滿手裏,雪奈關切地安撫,「待會兒可能要辛苦你自己了,先填飽肚子再說——」
0 y) r/ V4 u9 J. G& K3 L「謝謝~~」滿感激地接過杯子。不一會兒,就看到螢重新回到了飯廳,一臉無辜失落地嘟著嘴巴。
/ \3 E  E# v0 l8 O* s3 b9 L- `: }
0 ?7 |) n& T0 x- J: A「遙爸爸把我趕出來了……還躲進被窩裏不要我靠近~~」小小的土星戰士委屈地朝兩位媽媽投訴。
- }3 m. n3 d- }6 n  c/ |0 \7 w4 X「沒辦法的事……爸爸身體不舒服,也怕傳染給螢螢妳嘛……」滿摟著女兒的柔弱肩膀安慰道。4 {$ W, L1 j4 e, w! d+ M! k5 b
「爸爸怎麼會病了呢,昨晚和媽媽妳下飛機回來的時候還很精神的嘛……」螢可愛地托著下巴,困惑地問著。
5 |0 {* a2 e/ j- V" d& g4 {1 _「大概是因為……昨天比賽後的事吧。」雪奈淡淡的插嘴,饒有趣味地看著滿開始泛紅的俏臉。9 l4 D& X( q' X& j$ {) U
「昨天的事?啊!我知道了!是因為這個吧……」頭頂突然閃起了一個亮燈,螢恍然大悟地舉手宣告,忙不迭地跳下椅子,從客廳拿來一份早報,把那篇彩色的頭條照片塞到滿的眼前。
$ ], w) v9 j* r. ~
, Y: X7 i- e+ w4 d7 F# [% J  e0 N$ c滿這時才疑惑地眨了眨眼,伸手接過來仔細翻看。) e* s" ^  r- [3 m5 s
是昨天那場F1摩納哥大獎賽的賽後報導,正中一張特寫鏡頭照片抓拍的,是正在進行撒香檳慶祝冠軍中的遙的上半身特寫,只見她當時正激情投入的閉上眼睛,雙手高舉盡情歡呼,同時手中和身邊兩位車手的香檳酒瓶正一股腦兒地往她的頭頂上直灌而下,頭髮和五官就已經淹沒在香檳泡沫裏分辨不出來了。" [: {  g3 l9 F# L5 ~5 `& W7 i
這樣的一個盡情揮灑情緒和歡暢淋漓慶祝中的遙,滿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呢。怪不得遙在賽前就一直很緊張和期待,摩納哥大獎賽對於任何F1車手來說,都是神聖般的夢幻賽道,能在這裏奪冠,是一生都難以忘懷的美妙記憶。& V! P- w1 M3 x2 {
8 Q& ^( c# N- J
也難怪她頒獎典禮上那麽開心和盡興了呢,渾身透濕又算得了什麼呢,現在的問題就是,遙回來後發燒,應該不會只是因為女兒提到的這個原因吧……
: v1 ^9 J6 K- n' F$ d也許,難不成還會因為賽後發生的那些事?滿有點心虛地心臟再次如被逗貓棒撩撥一樣癢癢起來,還不規則的開始亂跳。5 G( H; J, `7 Q9 w

* N" Z$ B/ F1 z$ k「其實……這個不算是原因吧,螢螢,」雪奈揶揄著輕笑一下,「最關鍵的,還是要問妳滿媽媽才清楚囉~~」
+ Y# X- ?/ }5 k3 M8 I5 I5 w她滿意地看到小提琴家略帶不滿地皺眉蹙額,假裝生氣地瞪了她一眼,連忙忍著笑起身避開視線,走到洗手台前沖洗起來。& Q8 y  A; @8 U- L
「滿媽媽?」
1 q3 H8 z) J( R$ p7 F' t「呃……」面對女兒純真無邪的閃亮眼神滿只好無奈接招,「說起來的話,妳遙爸爸還真的不只是因為這個吧,之後她不是也被車隊的同事們逼著跳到海灣裏去了吧,好像杉田先生也被他們推下水去了……」* n4 r4 n" ?3 r7 x& J- X3 `# _
「啊我記得了,好像昨天直播節目上也看到了,哈哈~~爸爸那在海裏掙扎游泳的狼狽樣子好好笑!」螢忍不住哧哧地開始捂嘴偷笑。2 M( C. c, a' m

# ^. M1 Z6 c; }「這也算是他們那些賽車手和車隊一種特別的慶祝方式吧,好像其他車隊也會這樣捉弄他們的獲獎車手~~」滿耐心地微笑解釋。
5 M1 ?/ b( p# H0 G% j; d「沒想到遙爸爸昨天躲過了那位澳洲賽車手叔叔的鞋子香檳(注2),卻躲不過被丟進海裏的命運——」螢可愛地嘻笑個不停,好像原先對遙的擔心早就飛到腦後去了。$ ], i3 l- R( q- h0 ]3 E3 j9 D
「聽說之前遙過去真的被他逼著喝過一次,是真的麽?」雪奈有點嘴角抽搐地忍住笑,湊近滿小聲問著。
3 x* V* i6 s3 j: z2 `$ {) p「哎,那些還是別提了……」滿無奈而哭笑不得地撫額,「那次遙也算是被嚇得不輕,回來之後在洗手間吐了好久,還把一整隻牙膏都刷完了還不停地抱怨。」
0 n4 v" ]+ n: Y" Z8 c0 k, {* e% J「遙爸爸這拿了冠軍的賽車手也是不好當啊……」螢做了一個噁心狀吐吐舌頭,搖頭替爸爸可憐。
# [! M  r. B* q3 a6 v5 V/ W7 s* q# l+ C4 F# I; a" {
看著那報紙的報導,其實回想起來還真的是讓滿也忍俊不禁。她在旁邊看著遙被興奮過頭的車隊人員們七手八腳抬起來丟進海裏,哭笑不得之餘也有點擔心,遙那傢伙雖然說也會游泳,但畢竟不如自己那樣擅長,看著她在水面上相當狼狽地踩著水掙扎著手腳並用的朝海邊載浮載沉地游過去。她身上的防火賽車服這時就讓她吃了大虧,吸水性能好的同時就把她整個兒直往水下墜,幸虧後面也被丟下海的杉田老頭先游幾步在她後面幫忙拉扯一下,遙還真的就在眾人面前出醜了。不過,為了這至關重要的勝利時刻,瘋狂的慶祝也是在所難免了。9 S( Z) B4 m3 P! ^

) K; _3 b* n! \) V' e至於之後發生了什麼,滿腦子裏突然就開始一陣的發熱空白,只記得當時自己遠遠看著上岸後的遙渾身落湯雞一樣的從頭到腳都在滴水,卻也尷尬羞澀地和車隊人員們玩笑打鬧,然而在和遙的眼神接觸的那一秒鐘,她心頭一陣的心悸和燥熱,似乎有下意識的指引般,她的雙腿已經開始邁步,走向某個熟悉的地方……( t+ r3 J9 h8 O# g

8 w9 ~- W2 v) U2 }4 U; n' y+ D0 A9 l- C* B  F
聽到金屬門被擰開的聲音,躲在門後的她不由分說,雙手一把就扯住剛邁步進門的人的領子,一下就把她抓了進來。
" J( Y$ C/ `5 y- R- C
0 l' f# y* t: [" z3 N$ o+ J「哇啊!~~原來是滿妳啊,嚇我一跳~~」手攥住的衣領和衣服都是濕透的,滿注意到這個,然後看著遙一臉震驚地捂著心臟,不可置信地望著自己。" ?6 Q3 Y& w: L5 Z% K" E0 q! t* ~0 H
「怎麼?不是我難道還有別的人?」滿故意地哼了一句,交叉雙臂。這裏是車隊大本營裏一個裝砌豪華的類似大型集裝箱的休息車,專門為遙而設置的,開門的密碼鎖密碼也只有遙一個人知道,當然,遙老早就把密碼告訴自己了,自然而然就不會有除了她倆外的其他人來。6 C- Z% X3 ?4 U8 [, R7 Q8 ]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奇怪……滿妳怎麼這麼快就在這———」沒等遙傻笑著說完,滿就一個疾步上前,雙手覆著遙的臉,毫不猶豫地用滾熱的唇舌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唇。3 @1 P( b0 I" e, \- s
「嗯唔……」遙的喉嚨裏勉強地擠出一聲嘆息,順勢回應她的熱情一樣,滾燙的舌尖更加熱切地鑽進她的唇舌深處。
3 O5 `3 N% T" C6 i, }8 T: \9 Z9 c2 R' v5 \
數次你來我往的熱吻交纏後,遙喘著粗氣,稍微分開抬起頭來,略帶玩笑地注視著滿的火辣眼神。
) D7 {* |' R+ f2 W) L' B% z6 n# C「滿……怎麼,這麼快就等不及……想要我了麼?」帥氣的臉上滿是魅惑的壞笑,濕透的黃金髮絲此刻胡亂地豎起在頭頂,數滴水珠沿著冷峻的側臉滴下,卻也更增添了一絲不羈的誘惑。& e0 o' a, p, @9 `/ S
「我是看著你這落湯雞的慘樣,心疼而已……」伸手嗔怪著捏了捏她的臉頰,感覺著那皮膚的溫度,的確有點令人擔心地冰冷。9 ^+ w5 L0 m) ^8 j# P
「唉那幫人,真是的……搞得我這麼狼狽的樣子!嘶,好像真的有點冷……」朝天翻了一下白眼,遙忍不住皺著眉頭看看自己渾身上下濕透落魄的模樣,身子一個哆嗦。
6 e7 z) P. L+ P$ K7 u
1 W$ \1 o* _  f% ^/ p, j) p「那……快去換洗吧,著涼就不好了……」滿意味深長地微笑,拉著遙的手把她推向裡間的浴室。
6 f5 h" u  e  r/ S" e4 D「滿……妳一早就算計好了吧?」8 h3 w$ g0 x' [8 X0 G6 p4 K( e
「有嗎?」一臉笑得無辜,白皙的纖手已經開始解開遙賽車服的拉鏈。
  n$ \& v* |. \# ^$ v「滿,我好像記得你說過……喜歡看我……」閃滿熾熱的碧綠明眸刻意地在她的眼底、容顏,進而在線條優美的頸項間緩慢流連,「濕透的模樣?……」
& t; R( ~$ r% W9 S$ l「是啊,所以……我現在就要看!」
+ v1 ?$ W6 G( V3 u* E+ E" p. O
, v% L3 n/ R, l7 z3 c0 e) R冷魅的上挑柳眉,滿的雙手猛的突然用力揪住遙的領子同時順勢一推,兩個人前進倒退的腳步就好像默契的華爾滋那樣,咚的一下把那間簡易浴室的門重重的撞開。5 _% J$ I: `( u4 f) }
站在蓮蓬頭下,遙好不容易站穩,滿突然的力道和動作讓她愣了一下,但馬上就得意地偷笑起來。看著滿眼裏開始愈加明顯深沉的藍燄開始流轉,她喉嚨裏悶哼一句。
6 I0 R! A7 o# Y. X8 b「妳好壞喔滿……不過,我喜歡~~」3 P9 L! R/ h8 z6 W3 }

0 o9 i- Z5 C8 _  O說完之後迫不及待地伸手,開始費力地脫下浸透緊黏在身上的賽車服,果然,吸水之後的衣服更難脫,更何況底下還有一件吸水更強的防火汗衫。勉強脫光上身,把汗衫隨手扔到一邊,遙的大手如鉗子般箍緊了藍髮女神的纖細腰肢,把滿的身軀狠狠地壓向自己。! m7 H/ ^/ ~3 I4 y

$ i# T4 `# @& Y7 m1 T, n「遙……」小提琴家的柔嫩手指不停地在面前愛人濕膩的結實身軀線條上虔誠地游弋、勾勒,帶著熱情和慾念的撫觸,一次次地開始挑起遙的內心深處難以掩飾的慾火。( F; u6 R6 G% N
「是不是……很冷?」低沈溫厚的低語,滿抬起盈滿矇矓慾望的藍眸,感受到遙的身體那開始細微的震顫和冰涼皮膚上漸漸佈滿的雞皮疙瘩。
2 T8 H1 r/ o; W& H$ m「呃……有、有一點點……」遙很艱難地勉強從喉嚨裏擠出一句話,胸膛劇烈地起伏,滾燙的吐息從鼻腔裏沈重地噴著滿的頭頂。" t$ K- a8 p% P
「放心,我會……溫暖著你……」緩緩地嘆息,一邊享受著緊擁著遙的味道和觸感,滿開始把臉埋進遙的胸前,在那心臟劇烈驛動的位置,靈巧滾熱的唇舌輕舔細吻,另一手開始揉捏摸索著遙光滑精壯的背脊。+ |& j6 C3 z! H. o  g! B4 @8 A
遙的手已經毫不費力地扯下滿的短裙,一手熟練地伸到背部把紗質內衣的扣子解開,另一手順勢滑進柔軟高聳的雙峰,完美的掌心大小包裹著那團慾望的渾圓,開始了契合靈動的舞動。
: T& x, d8 G& ~8 [. D+ k5 ^' {' U+ B
1 B+ o9 }; T* [. A! W0 o「遙……」- v, v/ Z8 }+ F% Z" r, Q
「滿……來吧……」- t  k# i. M) C4 K) V1 l% K+ N
熱切的深吻、舐舔、唇舌熱舞、十指緊扣,狹小的浴室裡開始變成氤氳繚繞的情慾世界,陣陣的低吟喘息,訴說著彼此的快意和渴望。# O/ n. L( v, L9 R5 H* o, h

% Y$ D- z! f, C3 V% H3 P/ v「嗯……除了香檳,還有遙的味道,喔對了,還有海水的味道呢……」離開遙的唇,她故意用舌頭舔了一下遙的脖子,頑皮地輕笑著,「我喜歡……」4 @+ y/ M' G) \+ z
「呵……起碼這次沒有別人臭腳丫子的味道,我很幸運……」遙做了一個苦瓜臉,吐吐舌頭,接著便跟著滿一起情不自禁地嗤笑起來。顯然她們都想到相同的事情去了。
* \: t! g6 t! y6 A8 J「這次算你逃得快,呵呵。」( h1 T, P0 Y- X" d
「哼,再有下次的話,我會把整隻鞋子塞進他喉嚨裏去。」
8 m& {" s, ~0 H/ _「那……你可要留神,最好不要讓他再站上領獎台了喔……」
& [, ?: r- i9 R" N" t「唉……盡力吧。」遙無奈地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 j4 n  f6 s0 ]4 o0 c# }# `: P
- X: {- D6 O$ l3 ^7 A0 U& g1 l
「遙,不沖洗的話,會著涼喔~~」滿看著遙那因略為失溫而冰涼的身軀,關切地提醒。
7 W8 z7 l8 q& G「好吧。」遙一邊擰開身邊的熱水龍頭,一邊把滿更緊地壓制在懷裏,「不要想著逃喔滿,跟我一起洗,就不會著涼了。」/ C! w$ d/ |  Y/ n$ w4 a
看著遙那副作死的頑皮嘴臉,滿只好無奈地聳肩,示意著「悉隨尊便」,哎,誰讓她自己才是勾引遙的罪魁禍首呢……: b; s& ~& ~9 n7 I: V" {
+ p. e) O" s( R1 |# o6 a& M1 o
溫熱的水流從頭頂傾注而下,舒服地噴灑著下方緊擁交纏的兩副軀體,內心的慾望隨著肌膚的緊觸和體溫的上升反而愈加的升騰。
( a5 a7 K5 c1 I$ p遙就著水流沖洗了一下頭頂的亂髮,然後像出水的大狗那樣左右用力甩掉頭髮的水,大手隨性地插進頭髮梳理了幾下,滿有點呆呆地看著,面前的金髮王子,站在水花的沖洒下,水珠肆意地沿著俊美的面龐、下巴,順著性感的脖子滴進鎖骨、流向結實的身體曲線,直往下方同樣充滿誘惑的下體、修長的大腿……
1 C3 H8 @' n$ b3 y( w6 U「該死……」滿悄悄地咬著下唇,開始混沌的腦際裏偷偷地蹦出一句。
% W8 X9 s% q. d" V' R1 H) G- G. M! q0 Y6 S
「滿……怎麼了?臉好紅,沒事吧?」遙用手抹了一下眼睛和臉上的水,手指托起滿的下巴眯縫著眼睛仔細辨認滿的表情。
1 C& M0 S6 m$ h3 o' w! V% o) j$ a5 @「沒事……大概水,有點熱吧……」
# [( z  d& k2 g: Y+ G" T「噢,是嗎?我看看……」遙用自己的身體替滿擋住水柱,扭頭轉身,伸手試圖調整熱水龍頭的把手。
3 |5 c) }. H; f. u& p- M% s1 H7 e: g5 |% B) P) o
「別管它……」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衝動,滿幾乎是迅速地猛的伸手,一下子就按下把手把熱水關掉,同時一把抓住遙的手臂,再次把她緊攥住貼近自己。然後緊逼一步,雙手把有點不明所以的金髮傢伙抵在背後的牆上,形成一個不怎麼有效的壁咚。
/ r  G* y! L# G3 N高她半個腦袋的遙有點好笑地低頭望著緊抿著嘴一臉嚴肅的滿,聳起一邊的眉毛。
  i, x6 G6 A2 B8 R( r$ s8 K9 G& W0 I( [' {  c  T; g' E' t6 W6 |
「滿……妳,想幹嘛呢?」遙故意一字一頓地說著,若有所指地壞笑。; e9 }7 ~+ o: i' K! @& {* W
「我只是想說,遙……濕透的樣子,的確,很性感……」微踮起腳,在遙堅挺發硬的乳尖上輕咬,然後轉向遙突兀有致的鎖骨,在結實的肩膀上調皮地輕啃一下,發現遙濕透的身體已經恢復溫暖的溫度了。而遙一個冷顫,雙腿差點軟下去。" ]6 c0 x0 s6 x: e+ c. J
「哎呀別退縮喔,遙……」雙手加重捏著遙的手臂的力道,感應著她緊繃的肌肉和加速的心跳,滿意地微笑,「我還沒打算……結束喔……」2 f6 g1 a( \  M% q8 u; L) B; c
「啊……滿,妳好壞……」發覺滿的一隻手開始緩慢伸向自己濕潤的兩腿之間,遙感覺著那底下的熱流已經再次隱約氾濫,一陣電擊般的酥麻開始撕扯著下腹部。
2 B* [3 j, x* z' Q
; Y6 E0 u  x$ X# K) W6 w「勝利者的味道,我也是很想,再好好品嚐一下呢,遙……」兩根手指指尖熟練而輕柔地伸進濕熱的甬道探索,技巧地抽插、揉搓,接二連三以一個折磨而刺激的節奏無情地挑撥起面前人的快意,霸道地奪走她的最後理智。抽出手指故意慢慢地送進舌尖品嘗那誘人的味道,滿魅惑地低沈說著。
  p" M4 A0 Y' m( s+ L8 V「沒、沒問題……」遙的顫抖愈加明顯,大手迫切地抓著她的手伸向剛才的熱望位置,沙啞地命令,「滿,別離開……」1 M5 t5 s) ]+ a+ u, f- h, h
「遙……先擦乾淨水,到外面再——」
- E" s5 U$ J4 ?. ?5 X# F! d「不必了!這裏就好。我還要……滿妳……」
- G% p- K! s- T+ y! z3 A「好吧……」悄悄地苦笑,她聽話地繼續自己的愉悅探索之旅,「我會好好……呵護和溫暖著你的,遙~~」
/ n3 @; v. ~+ z' J+ C「嗯……我等著。」
' E! M  d: q4 p
# U5 C$ d& D$ ^% h9 ]" O) j哎……誰知道,那一番的濕身呵護之後,回來後遙還是不可避免地發燒了呢,滿無奈地搖頭苦笑。早知道就讓她好好先換洗了再「開心」的啦……0 v# q" L+ f6 g. }9 m# [* L! I

6 B$ i5 l) {+ ?* l6 d  l「滿媽媽?」
* t2 Z4 y5 H% u一隻小手在她凝滯的視線前不住地晃著。
' f! |: R5 @, F; p: T「嗯?哦,是螢螢~~」從空想上收回,滿頓時一個打愣。- I2 V# c0 z" a0 x
「媽媽妳發呆好久了喔……」螢可愛地偏偏小腦袋,接著拿起身邊的書包,「我要上學去了,遙爸爸就交給妳了囉媽媽!」
, @, A/ o/ ~; d: g! X9 ]「好的,沒問題~~」她連忙微笑著和女兒道別。; d/ d5 c7 P# i8 F, O5 i
「滿,我們出門了,遙就拜託你了。」雪奈也穿好外套,拿著車鑰匙跟著螢的背後出門,意味深長地甩下一句,「好好照顧她,別做些無謂的事情了喔——」# E4 ~( g, M) m  z% ]9 r9 D
「知道了啦……」什麼’無謂事情’啊,滿在心裡不滿地吐槽。送了雪奈出去關上門,心臟卻一陣的亂跳,臉也突然發燙起來,唉……到底是想哪裡去了啊,海王滿。她挫敗地朝天花板翻翻白眼。
. A2 B5 o0 k- u5 ]% m/ K1 Z+ z) ]0 k
「遙……」
. A2 S/ c8 \4 S5 d「唔……」
' H+ ^  h0 I) N/ _) i0 m( z「遙……起來,吃藥了再睡……」
2 T/ t. ]4 F# ?8 z, l9 w輕拍著聳起的那團被子喊了好幾下,蜷縮在被窩裏背對著自己的遙才勉強地擠出幾聲呻吟,身子不情願地緩緩轉過來。; j; _  E6 _/ j
「還很難受嗎?」伸手撫上遙略顯潮紅的臉龐,滿擔心地問著,手心下感應的肌膚異常的滾燙。9 a2 ~: g9 A: n& ^* t8 w) |
「嗯,還是很睏……渾身都痠痛……」幾乎是用沙啞的氣聲回答,遙勉強地深呼吸一下,睜開惺忪的睡眼。; b  A, p) k3 V5 n. y4 q
「先喝了退燒藥再說……」
" T1 i9 p% D% u1 C# |4 J& ]% I
2 X; w4 U+ z0 w/ H7 ~/ ]( [* U坐下床邊扶著無力的遙抬起身子,耐心地喂她喝了藥,再逼著她喝完一整杯水補充水分,喝了水後的遙似乎開始清醒了一點。
* ]5 @! l+ J8 y1 s* `3 g' ?8 u「呵,看來螢螢還真是細心照顧你呢……」滿忍不住捂著嘴巴輕笑,示意著遙額頭上貼著的那塊退熱貼,上面是螢喜歡的兔子圖案。
+ l6 M9 W& ~5 N0 N9 ]4 I, ~「唉這個……沒辦法啦,那孩子……逼著我一定要貼上……」伸手摸了摸那個略顯滑稽的兒童用退熱貼,遙苦笑著搖頭,但下一秒就後悔了,眼前一陣的暈眩,她皺著眉撫著腦袋。! h$ D/ c6 U+ s! s$ q( _& |
/ Q1 U( o  r! J* U) o8 V& Q3 ]
「還是先躺一會兒吧……」滿緊張地湊近遙。
0 D) h, [. e' D4 m9 j9 Q# C「不了……躺了那麽久我也不太舒服。」
( B% A( n, ~( u+ L: z9 L. W7 J# S% ]) u「那……要不要喝點粥?我馬上去做。」: u: U3 }6 G) V7 b1 P8 V9 E
「不要緊,我沒胃口……」遙探起身子靠躺在枕頭上,疲憊地一笑,朝滿伸出手。「滿陪我坐一會兒嘛……」
3 f; H7 h) x) T" n「唉……自己的身體,怎麼就不好好注意一下呢。」滿無奈地坐下,握著遙略顯冰涼的手背。; z2 g- F6 v& B$ |) K
「呵呵,昨天我們在休息室裏的時候,可沒空想過這些呢……」遙沙啞地輕笑,但笑了不到一會就開始咳嗽起來,困窘難受的模樣讓原先想揶揄開她玩笑的滿都不忍直視,頓時一陣的揪心,還有愧疚。
& D" N4 q5 z) p: |6 V哎說起來的話,昨天的事還是自己的錯吧,若不是自己一個情不自禁誘惑遙的話,也許就不會搞成這樣。
$ W9 S* @; o1 s2 }$ i5 a2 P7 t/ f/ K8 _" g' l# s* p; _
「現在病成這樣了還有心情說笑……」擔心地撫著遙的背,嘟著嘴皺眉地埋怨。4 s! k9 {5 t6 w+ o1 O" m' y1 C0 B
「嗯……我知道錯了,以後會注意的……」遙收起笑容,溫存的大眼緊緊地望向她。
6 Y( {# L3 {8 {& i「那就先換套衣服吧,身上都被汗浸透了,再受涼就不好了……」滿發現手掌下遙的睡衣已經被汗浸透了,緊緊地貼在遙的身上,隱約看到一片的水漬。不僅如此,遙的額頭和頭髮也是汗濕地滲出一片閃光。; y& ~7 I7 E& O; k6 L) z
「先坐著,我拿毛巾來替你擦洗一下~~」
' f: m5 `/ g$ I" C$ C「嗯……」遙虛弱地應著,靠著枕頭閉上雙眼。. h8 H. T9 H, X
" O3 V# s6 G) O; `: m, u; ?1 k' D
「遙?」在衣櫥裏翻出乾爽的襯衣,連同浴室拿來的濕暖毛巾回到床邊,卻發現遙沒有回答她,定睛一看,才發現靠躺在床頭一臉平靜緩慢呼吸著的遙,已經再次睡著了。! O- ~; S% I) D9 c
憐惜地吐出一聲嘆息,滿躡手躡腳地來到床邊坐下,謹慎地伸手,輕柔地撫觸著遙恬靜安穩的容顏。5 L- `: H+ p" M

' V  ?8 m3 m0 i/ D「到底……該拿你怎麼辦好呢,遙……」無奈地心裏默默說著,唇邊依然帶著寵溺的笑意。& u" o! `( F5 q
眼神肆意地開始在那張精雕細琢如同美妙名畫的俊美臉龐上游移,如孩童般的安心睡顏,英挺的鼻梁,闔上的眼瞼上修長的睫毛,還有……點綴在飽滿的額頭和冷峻側臉上的幾滴汗珠,構成了一個此刻另類氣息的遙,一個略帶嬴弱和平和、無法抗拒地引發母性本能的遙……
' j! ~" C1 O* @身上的睡衣已經解開了身前的幾個鈕扣,布料因被浸濕而緊緊地黏在遙的身上,可以清晰地看見此刻衣物下的那結實美妙的身體曲線,再次的熟悉景象,讓滿的心神再次震顫不已。
9 \0 @+ ?5 x! d2 j# Y+ {. X5 V: w8 g: B/ f4 S
這裏的遙也是昨天的那樣濕透的模樣,然而卻似乎有著一種特別的韻味。穿著濕透的衣物,透著無限想像空間和慾望的身體曲線,冷峻平靜的表情,閃著無盡柔情的眼眸……這樣的情景,似乎如打開某個心靈的神奇寶盒一樣,頓時讓滿滿心愉悅地蕩漾。
6 b* f9 g3 y4 x) n: ]& H
5 h/ |1 u5 K5 p- ^, m( y# M, m一邊脫下遙的睡衣,一邊細心地用溫暖的毛巾輕柔地擦拭著遙裸露的肩膀和脖子,滿的眼前似乎看到了過去的某個心靈享宴的瞬間。5 b% l, {4 ?/ D+ e" N, Q
替遙換洗好衣服後,遙竟然一直都沒醒,還是那麽安穩的熟睡狀態,大概是真的身體虛弱的緣故吧,滿有點慶幸她沒有看到自己那臉紅耳赤一邊用那近乎色慾的目光緊緊地瀏覽遙的身體的情景,不然的話,遙那傢伙又會取笑自己好一陣子了。
8 o# {5 S0 [( r* }2 y
: I. B: ^! v9 o) S, }' B; _收拾好後回到床邊替遙蓋好被子,滿輕手輕腳地走到書架上的某個角落翻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了收藏很久的那本雜誌,小心地抽出來。$ P! ^+ o3 W4 J3 N

: \$ q' Y; ]5 \8 B那是一本時尚雜誌「Handsome Women」(注3),封面赫然在目的就是一個讓她心跳加速神魂顛倒的遙。介紹的標題是:「改變賽車世界的白馬’公主’:天王遙背後的故事」(The princess charming who changed the racing world: true stories behind Tenoh Haruka)。1 s8 C& V) u+ v4 a  O
裡面的故事內容早已不是滿的興趣所在,她的一切心神和注意力早就被封面那個被她自己認為是「極度性感」的遙給勾走了。; i" y! T6 ]3 p, X

& ?" A1 m$ v3 v$ K7 G) b2 p! |9 ~那裏造型的遙,跟此時此刻面前熟睡中的病中大孩子有著異曲同工的奇妙相似。滿之前看到這個封面的時候,佩服造型師和攝影師的精妙之作的同時,也好奇地嘲笑和詢問過遙,到底是怎麼會同意做如此造型的時候,那傢伙也只是羞紅了臉支吾著說不出話來,只說著是按贊助商的要求做的而已,然而即使這樣還是令滿如獲至寶。/ B/ o) I6 D. }, h
8 O  v2 Y' {( Q# D1 w
封面造型中的遙只看到大腿以上的上半身,然而最令人噴血的,不止是那張燈光效果下更顯俊秀和冷峻的臉龐,還有身上那套大號的白色襯衫,卻故意只扣著中間的一個扣子,肆意地裸露她線條優美的脖子、鎖骨,和敞開的衣襬下方露出的結實腹肌。那件襯衫很明顯也是被水濕透的,服服貼貼地緊黏在遙的身體曲線上,頭髮也是濕透滴水的造型,一些水滴還沿著脖子滑進敞開的胸前衣領裏。遙的右手抬起插進濕潤的頭髮,左手隨性地擺在曲坐著的大腿上,隱約看到穿著的牛仔褲腰間的鈕扣也是解開的,平坦結實的小腹頑皮地若隱若現;遙略呈懶散地靠坐在背後的牆上,深邃的綠眸微微闔上,一副傲慢冷酷睥睨世間的表情,迷離的眼神望向某個鏡頭以外的遠處位置,唇邊挑起一絲似笑非笑的冷漠笑意,彷彿這個不可一世的風之驕子,正沈浸在自己眼中的虛幻世界中,孤傲、自信而帶著襲人的強勢,引誘著令人心跳加速的性感同時,卻又冷峻地讓人不敢親近。
; \; Z* U. p0 c4 V& l# @/ u+ a" N4 H
8 o6 \" \. }7 {; ~& [- i在看到這張圖片之前,滿還沒有看到過一個這樣率性特别的遙,一件簡單不過的白襯衫,加上略顯滑稽而邋遢的濕水效果,也能讓遙散發著濃濃的情慾和性感的獨特魅力。细想一下的话過去自己也是能從某些遙的生活細節上發現這些呢,比如賽車頒獎後每一次的噴灑香檳慶祝,被逼著和自己一起游泳的遙,沒有帶傘就外出而被雨淋透狼狽跑進門的遙,數次在雨中和怪物戰鬥中毫不畏懼的Uranus……接著,便是如眼前這次這樣,因發燒生病而出汗濕透的遙……7 A2 ~* t( I7 E5 p& {
即使遙說過無數次她自己的風格和滿心愛的水世界不相容,但在滿的眼裏,和水相配合在一起的遙,卻比在風中競速飛馳的遙,更加的令人神往癡迷而誘惑呢。0 G: u  p) G  [. i& {4 A8 g* J: R! Z
0 t1 M' q% b, \1 j1 `! P# e3 X; c7 y
「唉……」
% ]% `/ P- X) a/ r0 P一想起此刻身處的情形,滿忍不住勉強抽回自己腦海裏翻騰著的思緒,戀戀不捨地把目光從那本雜誌封面上收回。再次拿起冰濕的毛巾,細心地擦拭著遙滾燙的額頭。' n% {' I9 G( q
: Y- H+ i9 O5 o; G) r0 _
「滿?……」舒服地嘆息一聲,遙這時緩緩地睜開眼睛,扭頭望向滿。/ Y$ }. T1 n7 V7 H
「遙,好點兒嗎?」
4 H# r! k- P, e& Q. m+ s( z6 T3 Q「……」遙輕輕地點頭,接著便發現了滿放在床邊的那本雜誌。. ^9 {# V: Y; Q. r3 y) s
「……怎麼又把這個翻出來啦?」有點兒困窘地瞟了一下那個封面,遙賭氣般地撅著嘴巴。
$ O& E' i" ^9 G6 ^* }' s* v- |「什麼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很喜歡這個遙喔~~」滿故意刺激般地朝遙無辜一笑,把那本雜誌寶貝似的抱在懷裏。
  e1 J* }+ r. r6 z! n3 E「明明拍的我一副落魄的模樣……」遙無奈地轉了轉眼睛,一副嫌棄的表情,「若不是雪奈把這雜誌拿回來交給你,我一早就把它丟掉了好嗎……」
; Q; A3 u/ e# c% L5 ~「呵呵,沒用的,我知道小兔和螢螢她們也已經人手一本……」滿得意地晃晃手指,開始故作神秘地托著下巴,「另外,我可是很佩服,也很好奇那位攝影師到底用了什麼方法,能讓如此冷傲的天王遙,擺出這樣的誘人神情和姿勢……」8 }- t3 T( L% ?6 G1 u( @, p' m

) T$ m3 _/ ~0 T  V( u「其實我一早就在心裏把他丟出去五十遍了……」% j1 R/ f5 b  w% j4 `2 {
「是麼?幸好我知道那本雜誌挺特別的,所有的工作人員全是女性——」滿意味深長地微笑。* }9 ?" F9 i( A1 W  [) g, V8 q/ d
「呃……總之,我也是看在……贊助商的份上吧。」遙頓時支吾其詞,傲嬌地扭過臉。
5 f* U* B2 Z% V7 k* n& S「反正,我很喜歡就行了吧,遙……」滿的眼睛閃著興奮的星星,讓遙一陣的眼瞎。" V% e  ^: `0 R$ x9 a
她悄悄地長嘆一口氣,「嗯,隨妳吧……總之,那個攝影師,也沒讓我做什麼,只是讓我隨性自在地想一些,讓自己心情平和的事情吧……」
1 ^6 m' c2 P$ e* L+ \/ j「喔?」滿好奇地瞪大眼睛。
; l8 |" X  x6 ?; h; \8 H「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滿妳、還有回想一下我們之間發生過的點點滴滴,也對未來的日子充滿了希冀……就這樣想著想著,就拍完了……」
, ?: P9 }$ \7 E6 |/ S「嗯,那真的……很特別……」滿吶吶地說著,心裏不期然開始幻想著遙那時的迷離表情,心頭不免再次悸動不已。, F$ {& z  n& [- Y8 x
7 y; w& J8 q% M8 Y) E5 d) M4 A6 q
「滿,妳就不覺得……這樣風格的我,有點古怪嗎?」遙挫敗地嘆息撫額。  ^1 {8 q: a7 M# p& h2 b6 c6 [! O
「不會啊,我可是覺得,這樣的遙……很性感喔。」一邊低低地沙啞說著,一邊把手伸進遙濕潤的髮絲裏梳理著,盈滿醉人笑意的臉下意識地湊近遙的面前。
2 B/ t9 Q6 N! d, ]/ A「妳就那麽的喜歡……一個濕透的我麽?」帥氣的臉龐再次出現那招牌的痞笑,雖然因發燒生病的原因顯得有點虛弱,遙還是不怕死地故意刺激眼前的愛人。: X% T8 i7 y' c) q! s. u0 Z4 Y: ^
「當然,要愛我這個人魚女神,就得不怕水;不濕身的話,怎能簡單地就把我追到手,嗯?」毫不客氣地說著,滿勝利地看著遙啞口無言羞紅了臉,滿意地揉揉她的燦爛金髮,接著湊上前去,刻意在那發燙的臉頰上留下一吻,同時故意舔掉殘留那裏的一滴汗珠。% Q) I( F5 u$ V
「呃……好吧……」被滿如羽毛般的撫觸弄得心神不寧的遙只得吶吶地應著,呆呆地享受女神的「照顧」。
1 B6 [% G* K( g1 ]4 }3 \# G* T
% e& x/ o5 O- [! V! y- ]「遙,下次比賽後,別急著換衣服喔……」
6 y8 w& Q; K+ X% p「你還想我再病一次嗎,滿?」6 D% D# G: t0 I& P& ]
「不會的……」魅惑地吻上遙的唇,滿悄悄地沙啞回答,「我會好好……幫你弄乾的~~」. l5 r6 o$ E5 d0 z8 p1 \) z
「滿,小心哦,發燒會……傳染的……」閉上雙眼壓抑著渾身上下充斥的慾望,遙殘破的吐出沙啞的抗議。% i8 J/ K$ @% j
「我不怕……」3 D/ T/ ?  p( Y( x, H* i% v

: b( ^* k+ p0 z9 B* C+ b「啊……好過分,是想趁我病,就要我命嗎?滿……」遙的手緊緊捏著滿纖細的手腕,故意正色道。即使生病了遙的力道依然不減,但滿也是毫不在乎的得意淺笑。/ \: y& @# E' C; p& z
「怎麼?不願意麽?」# j3 Y, }, _' T! n% Q6 M  \1 W
「我什麼也没說……」
- |8 j* I( y/ A, }! T. \「那好,就讓我……好好照顧你吧,遙……聽說出了汗後,發燒就好得快一點——」9 {/ @4 X2 k. v2 g3 ]- G2 ^
「那就證明給我看吧。」1 }9 ^; |4 P" e) U4 {
「沒問題……」滿意地再次擒住遙的薄唇,滿的手伸向遙開始汗濕的衣襟,「不過,完了後,你要給我當一次模特就行,就是現在你這副打扮……」手指故意地在遙的頸項間畫著圈圈。
' e8 Z  J! H; y  s. P0 \6 p7 x' ^2 X4 {/ T. g" m" C
「噢……不會吧,又要來?」遙一副快要崩潰的哭喪臉。8 p5 l! y5 k- ]- k& s
「不濕透的遙,我可要退貨喔……」. e5 n) D5 g* Y$ \, }, F+ U! z8 s
「滿,妳真的太壞了!……」6 ]# G; t( w5 C. y# u/ E
挫敗地抗議著,遙卻仍一手把壞笑著的滿扯進懷裏抱緊了,不讓她進一步的動作。+ O/ n. j, X3 w

, X' \& h9 ~2 h& Z8 l, ?. K「看來我這個濕水抱枕,是時候要發起反擊了。」
0 P6 B- j' F" Y. L& y% n/ C「呵呵,我很期待~~」. D% h# Y6 C, w) A& s9 g% K( n
1 n- q$ k& y2 e) Q
" d& H& N2 _4 M) D1 Y/ L
充斥身心的靈動愛撫,滿是柔情蜜意的空氣裏,升騰起無盡的熱望氣息,深陷情慾世界中的細語呢喃和肢體交合,在這緊扣深情的陣陣歡愉中,在兩人靈魂中刻下美妙絕倫的印記。
$ n7 K3 P0 ?# m6 G4 Q7 b& P' s7 s# e/ H2 A/ b1 g4 _7 E

  R; v/ n, O6 w: V! @" R3 t# E
! M2 x/ z4 C0 R" l- J: K———完———) r+ S5 I" w* }5 W; u2 a
6 p8 _8 Y( J0 k/ ]; L. s+ _  O* _
注:1、就是水晶三期的ED3,某王子的賣肉鏡頭,笑死了!換成遙的臉擺這個造型的話,會不會被滿小姐吃掉呢(笑)
+ u8 @8 r" o# j$ j" G; ^# Z1 O
$ ]- a5 n; n+ o# b0 K0 Q

1 t7 }) R7 Y, [- |" l& |# X, M( U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y5 \9 s" t+ e3 W9 \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Y7 G: i: j0 R/ _2 ~

6 w; K# c  B" W# N* {) \' i- _+ S7 H
, i# \6 d0 G/ C5 e* g' S2、指F1紅牛車隊的澳洲車手里卡多,他一個很出名的慶祝方式就是把香檳倒進自己的鞋子裏然後喝掉慶祝;雖說噁心了一點但這人還是樂此不疲,還經常逼著其他領獎的車手陪他一起喝。XD4 c8 j& v* t! y0 B. V

& R' f8 `0 A3 d: S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4 q: D1 X; L( u4 [6 A2 f
3 l; P# x2 ]$ t# X: T' d& D2 Y7 j6 P. M) o
9 Q6 S# Z. V/ L' \- g1 q
3、這本雜誌是否真的存在我也不確定,總之靈感是來自於天海祐希女王曾經主演過的某日劇「離婚女律師2」,該片的另一個名字就是「Handsome Women」,感覺就是絕配。
' E. G9 X" ^" q4 n2 M* d! |4 y- E0 R2 P0 J" c# h' i" |  X
8 n  E* e, s* {, |# f8 H

! n0 J% e! [# F4 h$ _/ e8 i( k/ D# A- K) k

发表于 2017-6-9 06: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520 于 2017-6-11 00:09 编辑 " R. z* v& t% B. D4 @5 n

+ p& @' m4 I3 b0 E5 O- C7 L* P滿小姐好調皮啊~# y  i, W" {! L3 y8 d& Q$ W+ W
好喜歡這樣色氣滿滿的滿小姐!% R) A8 h* y. p  F
濕成那樣的遙在滿小姐的眼裡像是塊絕美的肉( a% \! X- D( G* u+ K: b% f& L
等著滿小姐撲上去咬一口
7 G5 O% V8 T5 [$ s$ x' e哈哈~
; e' }) q1 n3 P8 @+ ^雖說是微H, ^% P, c8 C  c6 C/ R
但我腦袋已經腦補完兩人的"攻防戰"
1 h5 o' L( k! T5 N' G" P# mHL大大真不愧是我的偶像!!" X: m4 s) N( |* w" u
最愛HL大大了!!!

点评

其实微H的最大原因是我已经想不到什么play可写了哈哈,哪像kim大那么多厉害的技巧~~一时兴起学习kim大那样写个狼满也挺有趣的,艺术家自然会对肉体有所要求,见到那么湿水性感的鲜肉遥自然要好好享用不会放过XD  发表于 2017-6-11 12: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9 06:5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mabas 于 2017-6-14 11:37 编辑 1 K6 d  W  I9 u

! b) J& e& J  J" |7 v1 I1 X& t1 P这几天身子不舒服,请假9天在家修养,来晚了嘤嘤嘤. M6 S: g* D. e

4 L2 w. c' y1 d/ e; T# t自从和各位朋友们在微博讨论那条马墨酱湿身h话题,有再看到这标题就笑了,然后没看到正文就开始脑补一系列不可描述的事情。我一边看一边脑补:发烧了来一炮,身上洒透了香槟让满姐亲干净,掉水里让满姐捞上来,水性不好就用嘴渡口气(好希望把杉田先生换成满姐hhhh )。
! M) C7 G, J3 ]+ H/ o
8 Z* G. I# h8 X; h然而不可描述之事被h神生动的给描述出来了,实在是太佩服了!因为我在一旁看着,就好像亲眼看见她们在我面前嘿嘿嘿一样,一如既往的非常有画面感。
/ \: y+ y4 r- v: q" G& {$ `8 _; w2 p' ~5 X
还有hl大佬对杂志上遥的描写,在客观写出遥外观之余,还从满姐和迷妹的角度来描述,其实这样的遥确实很有魅力。后面再很自然的引入在满姐眼中金姐的变化,这变化与老版动画很类似, 初期的遥很酷很帅,有时就像是风一样飘忽不定,为了使命一股脑的往前赶,确是缺少了一种人情味,到了后来,追逐风与自由的她依旧潇洒帅气,难得的是风可以为所爱之人驻足停留,此时的风就犹如有了魔力,使得春回大地,为家人为爱人带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点评

晴姑娘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病了一定很难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这欲火旺盛的俩人那样,病了也要来几炮(逃) 呵呵就是因为在微博上和几位YY得太入戏所以让人耐不住终于写了下来,不过晴姑娘也太厉害了,脑补的内容比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14 13:16
晴姑娘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病了一定很难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这欲火旺盛的俩人那样,病了也要来几炮(逃) 呵呵就是因为在微博上和几位YY得太入洗所以让人耐不住终于写了下来,不过晴姑娘也太厉害了,脑补的内容比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14 13: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9 08: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濕身又失身~不過這樣好累啊XD

点评

呵呵,對遙來說不會累,而且有滿呵護她~~  发表于 2017-6-10 03: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9 10:34: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去!一个一个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给我们放血吗?

点评

不怕不怕,炎炎夏日濕身可以解暑(笑),失血這還比不上Kim 大大的,哈哈  发表于 2017-6-10 03: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9 20:5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shine光 于 2017-6-17 14:56 编辑 ; _6 Q3 X' u$ s; U

3 Y$ L: {9 w& P3 K+ V4 r一篇play,居然感動到我了...我要遲點交作業
5 c' a! z* }. g2 }+ X
1 x: h, T1 e# d- E( o, D  l$ k=====
7 H) I; l3 D# I3 F) W
* h8 i9 z5 X, U. P! G. b6 R姐寫的是摩納哥大獎賽~~與時俱進,摩納哥站也剛結束,哈魯卡的位置是屬於瓦片!0 o8 U0 p5 u+ l0 y, Q4 y5 H' V' o
我全程看了比賽(加上兩年前去過),這城市賽道又窄又上下坡,事故頻發,太考驗車手的本領。能在這裡奪冠金毛好厲害~~~(給我瓶香檳我也想倒她hhh% B* ?4 k( I! m% h

6 P+ W' r& E# `  ?; V2 x$ f1 i大家都在說誘惑..的確,姐姐的文章角度一直給我感覺很客觀,可是這篇帶入感也太強!簡直就是從滿的角度!害得我跟著滿的眼睛一直在遙身上停不下來,藉滿小姐的手也把金毛摸了個遍(快住手
, d7 X7 a! D4 t* \. v  b5 d3 v0 E$ Z2 T4 K! V& |1 F/ Q
不過啊,混著香檳+海水+汗的金毛味道應該很微妙吧?反正對夫人來說怎麼都可口...這個夫人也是太著急了...休息室就嗨起來,還好是專用休息室啊~不然隨便哪個休息室的話豈不是就成(嗶—)了。嘛,兩位玩得開心就好' i! D0 j$ g7 H* E+ u! e, Z
: P0 z. |* e% A' M7 A% d9 A
姐姐本篇犯規的部分是金毛沖澡的描寫...也太誘人了喂!光是看著就要和滿一樣臉紅心跳。要是被我親眼目睹,大概來不及壁咚,就當場昏過去了。
7 o8 u% ?. I* Y. I5 Y0 l6 D/ U; F$ r1 J3 A5 O, S4 [
從「該拿妳怎麼辦」開始,文章滑向了最細膩的部分。我的理解是,這句話不僅僅是訴說著滿的心疼,也訴說她表達不盡的愛意。所謂夫妻的定義,正是在困難的時候不離不棄,互相支持,彼此堅定。領獎台上意氣風發的遙,雜誌上那個誘人的遙,這些,只是她光鮮的瞬間而已。她真正的樣子,也許正是面前這個疲憊與虛弱交織的人,而作為她的伴侶,滿要面對的絕大多數是這樣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遙。感動我的正是姐姐對這些時刻的描寫,從心理、視覺、觸覺的細膩展現,真實得令人震顫
; S8 L2 i! m2 d9 `4 J7 a- ^: C2 y. C' J3 I  J% v4 f, f
回晚了抱歉~~!

点评

我也回覆妹妹晚了不好意思~~真是羨慕妹妹,可以到處全世界玩,去了美戰朝聖之旅不止,連號稱富豪天堂的摩納哥都去過了,人生簡直不能再完美了!(羨慕哭) 說起代入感的話如果不是那個雷哭我的ED刺激到了我,再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19 02: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0 02: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整篇真的從頭濕到尾太厲害了!灌香檳跳海那邊看下來挺消暑的,看到雞皮疙瘩那邊還瞬間抖了一下。鞋子香檳無法接受,幸好沒讓遙喝到 囧rz。

点评

身為賽車手的遙自然需要應付各種鬼畜的慶祝方式,每次賽車過後濕身誘惑每次都有機會上演!XD  发表于 2017-6-10 03:4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0 04: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有新作看了!这次的文很甜蜜温馨呢,也有点搞笑,满这么热情高涨,连遥都受不了病倒了,太强了哈哈

点评

看了很多大大们写的狼遥,想自己试试写个狼满出来,其实也挺有趣的,就是心疼遥受苦了~~XD  发表于 2017-6-10 11: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0 19: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色氣滿滿的滿小姐是無法抵抗的XDD
" N, s% y' A+ h/ h# |3 Q這樣的滿還是好可愛XD

点评

其实色欲满满的满小姐某种程度也是中了狼遥的意,我本人也是想脑补湿身卖肉的遥好久了,心里也是欲罢不能,所以忍不住才写出来了哈哈  发表于 2017-6-11 12:0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3: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amabas 发表于 2017-6-8 17:519 |  H1 p2 |3 D4 s! _
这几天身子不舒服,请假9天在家修养,来晚了嘤嘤嘤
* ^2 d9 q8 e& T9 v+ q3 C" E) {! S( ]# y# h
自从和各位朋友们在微博讨论那条马墨酱湿身h话题,有 ...

8 S7 e0 j# V- p$ b3 }& W晴姑娘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病了一定很难受,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这欲火旺盛的俩人那样,病了也要来几炮(逃)
! ^2 ]$ Z  k( L/ i呵呵就是因为在微博上和几位YY得太入戏所以让人耐不住终于写了下来,不过晴姑娘也太厉害了,脑补的内容比我想象的还要刺激,哈哈 ~~我自己大概很难再写刺激的H了,希望寄托在终极H大神Kim大大身上吧哈哈。0 g, n% b; ?) k3 A1 Z
的确在满小姐和我们这些迷妹眼里一个众多情景下而湿身的遥简直就是性感罪恶的存在,引人遐想不止还引人做坏事XD,不过还是那句,无论多性感的遥,都真的是满小姐独享的美味,我们只能羡慕的份儿了。遥很多性格特质真的是和满交往后才显现和改变而来的,过去的冷漠高傲也因此增添了人情味,所以说动画版的设定真的是太逆天了,对我们来说也是感激不尽的幸事。有时间写写自己喜欢的梗也是很满足,比如最近我就是掉进了外部四人家庭和赛车的脑洞,在微博和大家分享讨论也是太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02: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sunshine光 发表于 2017-6-9 07:51% R1 s- h- H6 @/ j3 g
一篇play,居然感動到我了...我要遲點交作業
# I6 o( O! x+ c( C; g; x/ N6 Q: w1 G2 R. c" m( m) L  }! r: [
=====
* c" f. y9 E8 O* P6 Q
我也回覆妹妹晚了不好意思~~真是羨慕妹妹,可以到處全世界玩,去了美戰朝聖之旅不止,連號稱富豪天堂的摩納哥都去過了,人生簡直不能再完美了!(羨慕哭)
4 ?. n: W+ f% N  Z  T0 M" [# X! C說起代入感的話如果不是那個雷哭我的ED刺激到了我,再加上微博裏和晴姑娘她們到處YY,我還真的受不了不得不要發洩出來,所以就如妹妹說的,借助滿小姐的視角和「狼」手(被打死)狠狠把遙全身摸了個遍,哈哈~~大概我唯一還能寫一下就只有這麼點了吧,再複雜一點好像Kim大神那樣的Play就寫不出來了~~之前Kim大寫了個遙滿的發燒play,我在這裏也是趁機借用一下吧……對於滿小姐這種食肉動物來說,無論什麼味道的金毛都是眼中的美餐,有殺錯無放過!鞋子香檳慶祝,連X教授都大膽嘗試過了,感覺真的酸爽(笑)
2 _5 K2 ^' G5 U9 V9 f- J+ G看到妹妹說感動的部分我也是有點意外,仔細想想也是哎,遙平時都是一副強悍光鮮的外表,也只有在滿小姐的面前才會有如此卸下偽裝和心房,把自己柔弱困頓的一面呈現給她吧。說心疼她也是真的,讓我們粉絲們揪心的是遙在外人面前的逞強,感動的就是慶幸她和滿這樣彼此的羈絆,可以毫不掩飾地展現和奉獻真實的自己。對於我們這些作者來說,心裏大概也是滿足於把遙滿這樣的美好一面呈現出來給大家,心底也是滿載對她們無私和感恩的愛吧……(不好意思嚕嗦了)TT
& _# n- p2 S$ }, 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2 01: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uhiko 于 2017-6-22 01:42 编辑
# G" @! h. H. ?2 Z) K6 a1 V% n2 F* c1 a9 k# t6 ^" u
抱歉來晚啦~最近感冒中腦子一團糨糊回得亂七八糟請見諒<(_ _)>- X7 P' N0 e$ l
& G/ v8 r. u6 s' ~
這篇的夫人真是狼女王XDDD
+ i' q, W# Z3 @$ j! t, l* D# m% ?剛好跟長篇的狼神湊一對(並不是)
1 ]0 A3 _$ e0 h- e& f( {
/ @4 E8 r/ Y( m7 B" I大家都對溼透的金毛很有感,不過我自己倒是更喜歡其他的部分。- E) c) Y' O& e' ~
(講真,金毛真的好像狗啊怕濕透...但是又可以為了女王濕身,不愧是忠犬XDDD)& d2 Z* f( x/ c/ ?3 O
一個是文章開頭外部一家的融洽氣氛──尤其ほたる跟はるか的父女羈絆,被簡單卻深刻地勾畫出來了。
  u/ b1 Z7 m# E4 ~- T3 l* u另外就是跟光さん相似,對於病弱金毛和みちる的互動很有感觸。' n2 d( u( e0 q2 O. R) C" s
有人說僕人眼裡無偉人,因為僕人看到的都是偉人最平凡而生活化的一面;而事實上愛人更甚。0 Q0 V, r' m5 E  M' x# z
──因為愛,所有的脆弱、缺點、乃至偶爾的情緒,都會不設防的讓對方看見。也因為愛,所以看到了這些「不完美」,仍然想一直陪伴著彼此。甚至更是因為愛,一些平常不想的、不願的事情也會為對方去做。7 U/ e4 X5 q% M
私以為,這大概是本篇寫情最動人之處了。
# @- U2 U+ P7 b5 I
. w( L$ z3 e# _# [最後很冒犯的小聲偷偷說...覺得姐姐最近的文字有點變囉嗦的趨勢呢...尤其文中用到「so」的頻率感覺略多...- p' h, e: m  C( h; h4 e
對不起我自己的文字已經退化到亂七八糟了沒資格說別人QQ 表打我(土下座

点评

哈哈很高興小彥準備回歸,期待柯南遙的續篇!XD 話說遙怕濕身真的很讓人浮想聯翩,S裏面幾次在泳池邊了就是不下水光看著自家女友玩水,真懷疑她搞不好是旱鴨子(笑),當然濕身這回事她也會很快習慣了,畢竟賽車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22 04: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2 04: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shuhiko 发表于 2017-6-21 12:402 r8 i3 e$ u0 T' L& w
抱歉來晚啦~最近感冒中腦子一團糨糊回得亂七八糟請見諒. S" w+ y: S7 j4 T& M# D

) z5 N! K- Y  \4 p這篇的夫人真是狼女王XDDD

9 p6 R" d9 f, Z. o/ H4 d哈哈很高興小彥準備回歸,期待柯南遙的續篇!XD
2 @( j( Y+ N& Q. p  P. V話說遙怕濕身真的很讓人浮想聯翩,S裏面幾次在泳池邊了就是不下水光看著自家女友玩水,真懷疑她搞不好是旱鴨子(笑),當然濕身這回事她也會很快習慣了,畢竟賽車手的話肯定會經常濕身,引誘滿小姐犯罪的機會多的是(喂喂,此人真不怕被深水沒轟飛)
1 h5 T0 g( b' }, j7 `% U後面展現遙的病弱一面算是給前面的火辣情慾劇情做個緩衝和調節吧,遙和滿吸引我們的不只是彼此之間那種佔有和愉悅對方的身心靈魂的互動,更要有如此這般在對方身邊毫無保留顯露疲態和柔弱一面的真心,兩人平時外人所所知的一面,不畏懼於在愛人面前暴露,這樣的信任和依賴感,或許就是更令人神往不已。
' D% F$ [8 w* g( I妹妹的意見看到了,說的很在理,我後面會努力改正和完善自己,謝謝小彥的指點(感激合十); v9 K5 w. S9 m0 |6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 21:3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色气的满小姐真的是太棒了啊啊啊(失血过多

点评

哈哈其實滿小姐「狼」起來也是蠻厲害的XD  发表于 2017-7-4 13:4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天与海の世界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7-8-17 23:39 , Processed in 0.65378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