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新增另一国际域名,两个国际域名都可应用。
harukamichiru.com 和 harukamichiru.net

天与海の世界

查看: 3281|回复: 27
收起左侧

[同人小说翻译] 【全篇完】水月麻里央 - 亡き王女のためのパヴァーヌ(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9 08: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歡迎加入天海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Revin 于 2016-12-19 10:11 编辑 : K5 Y8 R7 Q/ R* q3 C$ w
' R8 t$ V$ D" i  |7 H
很久没有动手翻遥满短篇了(歌人鱼和银骑士还在龟速进行中,不过刚才看到好像有壮士把整本翻完了……!/ c! }  L0 m0 r5 u) s+ H' I( Q+ A0 y
这篇是送给友人的生日贺礼。
, g0 Q6 p3 Y2 @( |4 s  E/ \  j/ \* S坛里似乎有人在翻这篇,不过好像还没弄完。
- w6 S" z; H0 B- S0 |+ d那么先发我自己的翻译版本XD
( R  a: L2 L- U! d: C4 p+ ?* ~3 J6 ^1 q$ ~( O- O4 h
0 U0 c" v: X  A" F$ Z9 k/ u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6 |8 D: R  i- \' B& I0 Z8 l  e5 e# y# X) H; _$ ^
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亡き王女のためのパヴァーヌ)
. y( P' j; ^1 k" x, [* P. Z, z' B) u: J& [7 U, ~( {8 _
原作:水月麻里央2 F5 L% Q$ e2 O4 _2 g5 ?: ]5 F
翻译:Revin
0 V' d) T/ J5 l8 T来源:自购同人本
1 M/ y) V% t. c% h" F
! m, ?( G  S* m5 ?! u
未经译者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7 ], ~$ [+ \/ B3 B% z7 |- ~- Y0 ^% K# b7 ~6 ^4 u
1
4 I, [' D6 [3 i9 }4 l( a' I- z  s" K4 u' d7 W: u, K1 d
听到了不知何处传来的小提琴声。& F% h3 y/ A& n+ m# S
我独自漫步于森林中。
* y8 `; f& e( j# V想必是Neptune在演奏吧。
& c: B0 R4 `2 m4 r- v/ e  S明明是位战士,但她的琴声里总是含着温婉,以及热爱音乐的艺术家的细腻。' i8 @* s4 n0 B4 j7 p
7 v; D7 B0 n3 V' h
为何我会在这里。  X4 f5 J' ]) {7 h3 a! M
对了,是约定。
# S" ]! I* f4 {8 c为了见她,我继续向森林深处前进。
3 A, P6 E! g! Z# V" p& P这首小提琴曲叫什么呢……。
6 I2 u$ {4 ?2 x树木环绕,还有一潭枝叶掩映下的湖水。寂静。
" _6 p9 L) G, i6 S$ v风吹林动,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B6 Y4 s" @' ?! n" }8 N$ A
寻不见她的身影。近在咫尺的旋律显示出她明明就在此处……
# y8 l# E9 |, c0 a: x; @8 }7 \啊,想起来了。是拉威尔。
2 K3 I+ u7 ^  o/ c: K! K' K7 ^拉威尔的小提琴独奏曲……
2 _% ?# K. \- r6 [( \5 e% e3 k- n8 h) m9 w/ y# p5 K

' V$ h) o" Y5 {- m6 X+ v- o自浅眠中醒来时,五感中抢先一步恢复知觉的是双耳。
' ]7 ]2 Q+ G6 v8 Z不,我的听觉大概在睡着时也处于活动状态。
9 x1 T! g1 f2 O& R/ m3 L8 K) w- n梦里徘徊于林间的我并不是我,而是前世那位月亮上的战士。前世的Neptune也不可能奏起拉威尔的独奏曲。
# _. [; [8 h* [) F) Q我橫在沙发上,隐含忧愁的旋律在上空漂浮。' O8 ^+ U, ^$ S
仿佛在用某种遥远异国的陌生语言歌唱着。我想道。& v0 _$ J) A7 M; o/ `# W3 B5 E* ^& ~4 V
没错。此处既不是月之王国,也不是太阳系边境的守护星球。这里是地球,在并非战士的普通人——海王满的房间里,我一边听着她的小提琴,一边不知不觉间睡着了。4 o) \. f: P$ s9 @3 w4 j/ x' I
曲目切换为《流浪者之歌》(注1)。; i) Y3 [5 N5 k: V# o7 w$ z: _3 R
我继续闭着眼睛,觉得音符似乎要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1 D3 z+ c" _3 g5 ?+ w& J8 y# F' L. \% E

: |0 F; Z1 x' ~+ c她很少演奏这类风格华丽的名曲。
1 v2 T* H+ I: ]) Y% o$ Z1 Y也许满以为我睡着了。因为我能通过音符感知到:与其说她是在表演,反倒更像是在仔细把玩。
/ y% q3 ^) ?$ h/ [% ?5 D, N) t4 z$ m第一乐章第一部里有一处十分漂亮的音节。我一面期待着,一面竖起耳朵。当终于等到琴弦奏响那一节,在心里发出“啊……”的感叹时,它已轻易逝去。这里原本是要有动感才能带出美感,所以不能就此驻足。9 U) |5 s- g' D. P
% }2 M: T8 H. [8 t1 N- ]9 L
如果这是她的画作,那就能保持永久的形态供人鉴赏。但她的音乐在奏出后就溶于透明的空气中消失无踪。由于这个悲伤的事实,我曾经还盼望过她在艺术事业这方面能专心于绘画。但正因为会消失,所以音乐才会长留心底,惹人怜爱吧。
* _$ O/ r1 x$ m0 D" D* l. Y4 R% b0 X" c$ Y2 M: }( |/ Q
“我要开始练琴了哦?”我刚在沙发上躺下时,还被满稍微阻拦了一下。
3 `7 U) K5 h3 r) O' K. S! ]5 Y9 C“请便。”我回答道。% H% U& x4 B" F$ |

3 H8 C. I* c9 H" u! m6 V( @  c她的演奏技巧自然是一流,舒缓的小提琴声仿佛摇篮曲般催眠,能听着她的琴声入睡实在是十分奢侈,我很喜欢。当我们共处一室悠闲度日时,她会挑选舒缓的曲子。当她需要为演奏会或比赛集中练习时,我就会换一个房间独处,避免打扰她。但今天是假日,所以没关系。
, \1 c. W1 D. i& w  s4 b' O, g# G4 f% k0 ], f0 U
接下来优雅登台的乐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忧愁。
# a' J8 N2 E6 A$ Y这也是拉威尔吗?我思考着。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什么呢……我闭着眼睛,陷于旋律中……
# q0 {, m  h$ D8 I/ W* u) `
+ n2 G( Q/ F+ U" F9 J4 f“你醒了?”/ ]7 m4 S3 \' L& h8 g: ]8 O# q
旋律中混入了满的声音。
- N0 W7 H  B  A% Q似乎我在半睡半醒时下意识地用手在腰骨上打起了节奏。& o* j6 l- J( c; E% j
“这首曲子,叫什么来着。”
7 H) w0 c1 S( N* [: O& G' E' b3 P) o满徐徐继续起演奏。% ?9 v4 |! S" W" L% P7 G  Y1 D
我的手指一面追逐起小提琴的旋律,一面轻敲假想中的琴键。比起小提琴,听得更多的是钢琴版。: P6 }  [7 x4 n7 |9 A0 Q
就算原曲是为钢琴而写,它也会不时变换姿态。比如用小提琴或长笛演奏,或是重编成吹奏乐和交响乐版本。尽管涂抹在画布上的绘画除了劣化外不会有所改变,但相比之下,音乐却能自由变幻形体。当然,根据乐器和奏者的不同也不一样。
+ G' [  ]$ v: h  U
6 j$ h% n0 \; b4 }她的绘画,就像是乐谱和已完成的乐器般美丽。
7 ~" X- E1 f* G但音乐却不同。它如海浪般摇摆,居无定所。
5 c" j- d" K; p9 a音乐是淫靡的……。
1 g, D0 s7 F( S. I8 d, L* V' W1 L4 h9 H
就算自问自答也无济于事,我睁开眼睛。
' _  q+ Q7 Q1 C& a/ d% j  x梦中所寻的人正优雅地拉着小提琴。清纯高贵的外貌完美地掩盖了淫靡的本质,一位大小姐。
' D+ Q' f3 ~, T会令每个男人想入非非的身体曲线匀称而优美,头发也很柔软。如此美丽的她竟然属于我。有种明明已从梦里醒转,却仍沉浸其中的感觉。5 I! Z7 K4 X7 u: w3 Z
8 g/ e5 T2 ?. {0 J, e6 {
满毫无迷惘。她一边流畅地移动起弓弦,一边说道:
( `6 M  l! F  U8 F) |“吵醒你了?”
5 L2 N9 ^! \( M7 d- s- i+ d我入迷地望着她拉着老斯特拉迪瓦里琴,魅力四射的姿态。
! f+ ~6 Z( W  M2 \- Q! Z4 s" Y( @# Q. d  z  n
“……我似乎做了个梦。”
$ x9 ~( m5 V* z1 `: L- X“什么梦?”9 ~: K8 u: V3 V' i+ ^- H. `
我徐徐回溯起关于梦的记忆。0 P/ L2 Z* Y* `/ l( z9 }& q
“为了不耽误见你,我走得很快。”
% ]9 K% }3 {+ @2 d$ F+ _5 O“咦,真稀奇。明明平时你都是骑摩托车或者开车来的。”
4 R8 x1 k0 V  I2 c
. M! R+ x# n. N* k# Y; g' c$ O9 X之所以徒步,是因为我在水晶宫殿离宫附近的森林里。等待我的人不是你,而是前世的Neptune。* N+ s. a1 e% T' R
但我沉默着,不发一语。总觉得那是不能宣之于口的、只属于过去两人的秘密。7 V& v# H/ C1 S2 y/ n& o

! k, j3 b* l7 a( y满的琴声虽然华美,但却奏出了富有某种悲伤氛围的旋律。
% k$ ?4 u) \0 ^' w2 g现世——对只有今生记忆的我来说或许是个奇怪的描述,但在现世第一次相见时,她在我的心里刻下了鲜明的印象。满过于美貌、过于优雅、过于聪慧,还带着难以言喻的神秘感和悲怆气质。不仅如此,她还兼具力量感和威严,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威风堂堂。这一切都迷惑了我的心。
6 D8 q! {" b. Q/ _$ O) {+ b% f' Q
我也曾想过:前世的Uranus是被Neptune的哪里所吸引呢。
$ C2 X- M7 q" Z尽管如今几乎回忆不起和Neptune的对话,但心里却泛起一阵被揪紧的感觉。这意味着Uranus曾爱着她吗。1 s6 J: i! r7 c

8 }3 j$ L! F) N, R“……团子头好像也在梦里。”/ H0 o' y, m1 b
正确地说,出现的不是月野兔,而是倩尼迪公主。5 Q6 A3 W( P1 K- X
是在去森林前,还是在去的路上呢。梦境断片在脑海里闪回。
3 W6 Q2 |. d: o: _. K( _纯白礼服。
; c4 L# T/ X1 i8 U# r明明很少有机会谒见,也从没说过话,总是从远处守望着她……5 c& y# B/ ?+ e) E* {
不知为何,公主非常惹人怜爱。是因为她的母亲倩尼迪女王太过溺爱她吗。) i. |  e4 l( l2 l" n' ~  x
似乎公主本人就是均衡、丰饶、和平的千年王国的象征,无论发生什么,都必须保护她——
; C' L+ A, L+ u8 p; _! B
, i* A; X; @# O2 K负责贴身护卫公主的是内部太阳系战士。我们虽然不是近卫,但却坚信守护银色千年王国全境,迎击太阳系外敌保护国家,也就等于保护了女王和公主。
( ^7 R6 S1 [. G) e6 c  Z十分努力地,几乎是愚蠢地坚信着。0 c3 h+ N, Q+ t6 V6 v& V
0 h# \2 Y3 K: y' A
不经意间,我想起那一轮如今仍浮于空中的月亮,脑海里也随之掠过我们公主的下场——即便是赌上性命,也应该守护的王国的下场。
4 k0 \" ~( C0 }( i- L2 K5 m8 x" O" j% p
灭国时,我不在月亮上。我不知道她的死期如何。我只知道“女王让我们转生”这件事。
" F) Q( m9 r/ k0 O, V5 |" ^0 V$ K1 t当公主面对死亡时,她不会恨我们吗?
! f# @, q- H8 G' s6 L/ E她会不会拼命祈祷呢。会不会拼命思索、拼命做梦、拼命祈求呢。希望守护战士们能赶来搭救自己。
- q- e9 R8 i3 W  K7 E$ G当公主觉悟到一切已经太晚时,她又在想什么呢?
; W/ {- X* j- P8 L* B2 j憎恨我们吗?宽恕我们吗?
3 Y; u  w% L$ I! D% \又或是到最后一刻也绝不怀疑伙伴们能够阻止破灭惨剧,不知道自己被残酷地背叛,也不知道一切已化为灰烬,就这样一无所知地死去呢。  c- s% \, d) h* ^

6 P3 w! }- ^) ~; p, X4 }1 S* ~转生后的她为什么不单单是个公主,而是战士呢。& J! c$ o% t5 [+ }
也许她选择了地球最为丰饶和平的时代降生于这个国度,但眼下公主所住的并非是和平安宁的宫殿,而是有很多坏人,不能掉以轻心的社会。
0 d0 Q: r5 n% t  o2 k  R( J6 i# T
  K4 M4 H1 q3 w! r7 P( Y( a/ K! r一旦想起Uranus想要守住的那个再也回不去、早已灭亡的、和平美丽的故乡时,心头就会涌出一股几乎撕裂全身的负罪感。0 D& o* {- J" U4 j) R8 v& B" d
这份悔恨明明属于Uranus,但如今反倒降临在我的身上,月之诅咒是多么地缠人。! {" V. j3 y9 _( k  G

4 H4 W6 v% r* U& a1 F$ @: `! ^+ d8 e, B  D, F5 X
来自斯特拉迪瓦里琴的音不再落下。) q$ M4 i2 ?" \5 x6 ?( c3 D* V8 o
我看了一眼满,她正缓慢地放下琴弓。
) C' I+ [2 G! X7 t: M' q2 r5 N$ s# h3 ]9 A
“在梦里也很可爱?”
% U# j& O5 f/ r  j' l一道恶作剧般的声音。似乎放下音乐后就能够集中精神在我身上,她转头露出微笑。这个小动作引得她披散在后颈和肩膀处的发丝微微动了动,一阵甜香沁入周围的空气。
4 S( \" t% ]3 O3 U8 ^, U4 E7 Y1 F& X: S% u5 G8 Q  ?* i
我并未通过自己双眼的视网膜直接看见过倩尼迪公主。我见到她时总是在梦里。4 w- \( e( d7 [
不,那也许是知晓了她的命运后,我擅自修补了自己的记忆。
3 N1 ]" C4 c$ J; b& u: ^所以我说出了口。代替我的愿望。
& k- ~8 `" }# m
; |1 R' x: j, z; ~. W“很可爱噢。跟平时一样,天真无邪,吵吵闹闹的。”
  M" H; }; a9 c" v9 m" y# o满已经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玩笑话吃醋了。她挂上游刃有余的笑容,再次拿起弓,犹豫起要不要开始拉下一首曲子。
3 Z7 |% t3 J6 }; |9 n& d3 @' u$ V# p
“刚才那首是钢琴曲对吧?叫什么来着?是拉威尔吧?”+ |: j* t- X3 [- X
面对我无心的询问,满一瞬间看上去不知该说什么好。& W" L/ k; [. u4 g- @1 e& Y
“是拉威尔哦。原曲是钢琴,拉威尔自己也编过管弦乐的版本。一首名曲。名字叫‘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注2)。7 e/ u5 V5 r) H% a
" J0 Q, {1 T' z+ [8 X
注1:《ツィゴイネルワイゼン》(Zigeunerweisen Op.20,译名“流浪者之歌”),是西班牙小提琴家萨拉萨蒂作曲的小提琴独奏曲。又名《吉普赛之歌》。" e* ~* D, U& p3 r" s2 Y, m- d' @
9 z/ Z5 S1 o8 y$ T
注2:《亡き王女のためのパヴァーヌ》(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译名“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是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于1899年写的钢琴独奏曲。
+ [  t5 g+ Z" Z, v0 k1 C1 g
* \6 ~; ]  M( T# X

) ?! E1 ^# W/ d9 s26 i" m3 l, R6 A2 ]! u+ `0 z
, D. t- m2 J5 }% F& F
“我大概,会为王国和女王而死吧。”$ x; X: l7 f& K; }) _
背靠窗边俯瞰起繁花似锦的明亮中庭,Uranus说道。
- k, e7 t" I1 x5 P- b* z9 D# ]) T  z6 }. v$ J. ~
银色千年王国宫殿内的每个庭院都经过精心设计,通年摆放着各式各样漂亮的花卉和植物,喷泉将白花花的飞沫呈放射状送上半空,既有力地显示着和平与丰饶,也保养起看客们的眼睛。
8 `* N* ]7 V. ?5 r% O  J4 e* X5 x1 m5 q
Neptune裹着被单,凝视起Uranus的侧脸。
  K+ M) g) [5 n" ]9 j1 b! R疲劳困顿。无论多么激烈的战斗或训练都不会弄出眼下这幅消耗殆尽的惨状。别说手臂了,就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因为喊得太久,声音也哑得说不出话。
6 l) Q. \7 K3 ?- e, h0 l强烈的光线深深刺进房间,浓烈的官能残影宛如感光纸般被Uranus烙印在体内。
: Y: i3 ?1 U4 {" d0 ~4 p7 H
# N3 ]2 W7 X& J/ b0 p  o“要是能为你而死该多好啊。”
% i! F% N' V5 I7 d% R0 [虽然Uranus的脸向着Neptune,但与其说是在对话,更像是要把心里的话和呼吸一同经由唇边滚落般——的自言自语。! G! [# z8 a1 I2 U4 q3 c
Neptune动弹不得,只能靠眼神诉说着。# [$ u6 k$ `9 j' d4 ]
Uranus随即站起身,回到床上,手指温柔地掬起Neptune的发丝。
2 `3 y: o1 l7 R9 O5 L8 g) l6 n- }2 X  g$ [1 Q- b
“可是,原本以为一生也无法实现的愿望却成真了。我已经没有遗憾。”
& H" K2 u4 ^$ K! z5 I8 L; r8 Y“我也是。”
$ w/ I4 f# m1 n7 ~( a0 @% ?Neptune嘶哑地小声说道。. G/ v6 }8 r/ R( Z0 N% Y: e' h+ D2 y
Uranus的唇随即贴上Neptune的额头、眼皮、脸颊。% d2 T0 ?; J, x; u  ~& P
干脆就在这里被她杀死——那该有多幸福啊。虽然想说出口,但却哑得发不出声音。! u- L9 D* M4 s, z5 u7 }* B2 O
# T% K, n) t! Q! B" l
(!以下为R18情节,请谨慎选择是否观看。)+ n' J; ?4 I- h
$ B% k0 y( G, w* z( z
被Uranus疼爱了整整一夜。6 ?/ y4 h4 G( j/ ]; q
从发丝末端到脚趾尖,全身上下所有部位,都被她用手指、手掌、唇瓣、舌头、牙齿、视线、声音爱抚过了。% U9 ^3 @+ `5 g4 y9 E
$ U0 B- W) o7 T
一面被压抑了不知多少年的热情灼烧起身体,Uranus完全摒弃了自制心,忘情地贪求起Neptune。
+ ?# `/ J: a. j没什么能比“伴随着死之预感的连结”更能极尽刹那间的官能。Neptune的身体敏感得吓人,那道渴求快乐的喘息声魅惑了Uranus。/ |  b3 c1 `- z
无论汗水、唾液、腿间的粘液,都被舌尖像是舔舐甜美的蜜汁般的动作爱抚着。光是前戏,Neptune就好几次被推上了顶点。& T6 t& x/ U! t5 R4 p
# I) E4 H6 c' A/ b- g
气若游丝的身体开始恐惧起这股从未体验过的发狂般的快感,它试图从床单上逃开。
: @1 ~4 E8 Y1 q  {& p# g& d但却被Uranus压在身下,强硬地吸住嘴唇。
; A0 |& w3 S' Z# \“Neptune……”
; k8 n) S  z& I: a她困难地喘息着。被对方呼唤名字,只凭着对鼓膜的刺激就几乎能攀至高潮。2 M9 e# f0 A* Y- ]
“Uranus……喜欢、喜欢你……”
0 B) L5 }( D8 ~7 b  s4 K0 B1 T" E1 {3 [2 F  U
一面反复交叠起唇瓣,Neptune一面在呼吸间隙中断断续续地呢喃起爱语。如果不说出自己的心情,可能就要胸疼而死。想说出来。
& B) u+ Q/ X0 s* B1 x8 r( Q! ^/ p$ }9 Z1 @6 J1 o8 v# l
“喜欢……唔……!啊……喜欢,Uranus……啊…啊啊啊……!”! R, c: f2 r/ O" I5 i' M7 W
紧拥住Neptune的身体,Uranus的手指侵入被透明液体浸湿的秘处,一直埋到指根。
6 V9 K% k( T( s2 X  v8 V& O0 R伴随着被贯穿的感觉,Neptune获得了高潮。被紧紧抱住,背部也反弓起来。叫声被唇瓣塞住后,身体顺势瘫倒在床单上。1 }% \) d3 o, b; `) r+ \! }

+ H- q7 h. `0 v  E* ~; x一边吻着已经发不出声音,不断喘着粗气的Neptune,Uranus等待着。
5 X5 o' C# ^; K2 n“喜欢……”
% T7 z4 T6 t* e9 b7 K; N' D1 ^# q终于,Neptune睁开饱含泪水的眼睛,回望起Uranus,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颤巍巍地低声说道。
  j# f' _; H) M6 g, \不像是第一次被进入,期待已久的,湿得几乎要滴下水来的秘处几乎毫无抵抗地接纳了Uranus的手指。
- A3 q! F# G: s' ~& j, fUranus认真地盯着Neptune的眼睛,用低沉而清晰的声音说道。; Z! A! M) X) n$ Y" i
“我爱你。Neptune……只爱你。”. a. d' M( o5 A9 f/ C; m: I7 Q

9 g/ Q: T& K# ]$ ~$ oNeptune颤抖起身体,被埋进手指的秘处也激烈地收缩着,紧紧吸住了Uranus。8 D- Q& c% p( v+ U6 d+ b% I5 D0 N
Uranus温柔地吻起泪水几乎要溢出眼眶的Neptune。一面互相品尝着彼此柔软的唇瓣,Uranus又低声说了句“只有你……”。2 r2 `9 k- e* s% W9 f& i
“Uranus……”
% u3 X5 ~5 j# C; \1 N+ z# g6 v8 ?Uranus再一次盯着Neptune的眼睛低声说道:* C/ D7 ^% b) s' O5 s# D  a: h
“我爱你。”
! d8 R5 n. J5 v" k7 f3 Y9 ~1 A随即开始移动起埋在体内的手指。
1 U# V( Z4 X" t2 e; p  r惹人怜爱的Neptune沉浸在快乐中扭动起身躯,发出沉闷的声音。像是悲鸣般的呻吟里,一遍又一遍地混进了“喜欢”的语言断片。
) q6 |- H  W! v5 P, x# h& F( k插入体内的Uranus的手指、指根、手掌都被汹涌的温热蜜汁浸湿了。Uranus慷慨地给予,贪婪地渴求,将Neptune一次又一次导向幸福的顶点。) T' l8 W) n# p' c. R; z; Z
4 V8 C$ o' S8 T3 s" L) D1 N, c
直到太阳升起,Uranus也不打算停下爱抚。( y1 U+ y( H8 P+ H5 ]# M
当夜还未深时,Neptune还想过:若是就此被发狂般的快感波浪所淹没,可能会被杀掉。但事到如今,已经无所谓了。将自己的全部交给Uranus,在身体对呼唤已经无法做出反应时,Uranus的手和舌头终于停了下来。
/ A3 U2 k; M0 y. Z3 b6 INeptune似乎沉睡了片刻,睁开眼时便看见Uranus坐在明亮的窗边,眺望着和昨天相比已然天翻地覆的世界。/ ~# I. `; J! A, R
& M, b5 g6 a- O# P' G: A2 \
在不久的未来,两人即将奔赴彼此的守护星,迎来注定分离的命运。眼下就算片刻也不愿分离。当用眼神诉说起“回到我身边”时,Uranus便回到了床上。0 q8 P' G  q! y
虽然想再说一次喜欢,但发不出声。. j8 {. ~! W& K3 C, O

. {; Y- U3 G5 {4 @3 CUranus揭开包裹着Neptune的被单,从头到脚打量起横着的肢体。
; P# [$ \: j' ?& _& L, u" ?- w0 C“你很美。”/ z& o* V  C2 L+ C
一句冷静之极的评语。
7 ?" O5 c  Z. ]3 \. ~* kUranus的手臂随即钻进Neptune和床之间的缝隙,再次贴合起彼此的肌肤,同时交叠起唇瓣。/ P9 V# q- M( d2 X: `! y- o. j
陷入几乎要持续到永远般的亲吻。; O) W' j) ?3 }) E# G9 k" q

' O6 {  }3 I' H% ?! {& z' }4 E, |7 l# A- o6 y+ o9 i* u
3
) p" ]% a1 \# g* k5 D) B) A1 \% O8 L' R! F7 W1 j6 F7 H
由于Uranus和Neptune没参加早课,也没来吃早餐,Pluto踏进了平时绝不会拜访的Uranus的居所——某座离宫的侧馆。
5 C, V. n- T$ }1 V* M' L. H8 z; vUranus不在房里。- O6 B4 G5 V8 f
虽然Uranus不按时间和规则行动这点时常令人困扰,但连Neptune也一声不吭地缺席课业实在是十分少见。与其说少见,不如说是头一回。9 G+ R( U1 ~; o
长裙下摆和黑发随风飘动,Pluto接着走向Neptune的房间。
  D- M4 G! o* Z# [' A( [
5 o% f& E( v: E, N# w) r  h& H从侧面绕过正在站岗的卫兵,进入另一栋建筑,Pluto一面眺望着百花缭乱的中庭,一面穿过回廊。迈上台阶,意外地发现了正站在终点处的Uranus。4 O% U, C5 Q5 ~6 {5 S7 m

0 c+ Z, h+ e$ X1 U" [3 M! X1 D她身着短下摆的袍子,肩上缠绕起罗马式托加。虽然这是Sailor战士们在宫殿中的日常打扮,但对更喜欢易于活动的战斗服的Uranus来说,算是很稀奇了。
! D' Q9 Y$ N2 j, L' P更稀奇的是,Uranus还带着一副感慨良深的表情。, {' s, R6 x1 }
! e) {, T) L$ `5 I
“你是来找Neptune的吧?”
, \. p+ k8 o+ X- Q“也要找你。你们在一起?”
# O3 V- B/ r) B2 L“……算是吧。”
9 h" X0 H! t- s$ L! Z沉默片刻后,Uranus挤出一句回应。
8 `8 t. G2 D# G, Y/ O5 ~5 i$ y% `) ~) ?1 ]0 l2 y3 r
初次见面时,这名少女明明比Pluto还要矮,默默坐着的样子像是玩偶般纤细美貌。但如今如果不稍微仰起头,自己都无法对上她的视线。1 e7 Z' S- ]  J
* J9 l3 C- Q! ]' g2 T, o
“Neptune在房间里?”+ [$ M* @5 P& J+ W, i. q9 m- o) T
Pluto正打算走向门,却被Uranus拦住了去路。
2 d3 u1 M; ^$ @, b“她还在睡。”# \5 p+ a8 e5 r5 D* f
“在这个时间?”& t. n9 U8 M) O( f1 U& z- w
Pluto惊讶地扬起语调,Uranus则再次沉默下来。
1 G# ?5 [/ T0 f; n“……该说是身体有点不适……站不起来。”
2 P+ e* B9 {3 E( W5 I“生病了?”
- n' C# u' K6 ^, k$ J+ QUranus更用力地按住打算进房的Pluto,说道:
8 X) o' H) e8 J$ y0 ^“别担心。不是病。”
1 M3 z( K- X/ [' d忽然恍然大悟般,Pluto看了看Uranus的脸。似乎是明显察觉到了什么,身体僵硬了几秒。
- ]5 |' I" }* o) Y5 V, w7 L  R
- s5 S3 [& X: m她的守护星——天王星,是太阳系中唯一地轴横向倾斜了几乎九十度,具有相对太阳方向横转的特殊性质的行星。不知是否跟这点有关,Uranus也是和其他战士完全不同的类型。
. x( F  o( S/ }9 T! y( c$ U& o无法和其他行星一样沿着同一方向和轨道前进,不被规则和常识所束缚,想做什么,想当什么都十分自由,甚至显得旁若无人。& n2 d/ E) S7 c! g% |
但她并不激烈。而是冷静又坦率地展现出叛逆心,非常难以驾驭。
& `" X7 S/ D' I8 t7 {& n6 b! O; E" ]4 B4 S! W3 y% F" Z
但是,统治广大太阳系的女王胸怀之广几乎达到了银河系级别,宛如“宽容的美德”本身穿上礼服坐在王座上一般。虽然表面上没有特殊对待,但别提去责怪Uranus的奔放,女王几乎是兴趣十足地疼爱着她。
9 m5 {/ k2 u: {( A' i7 p  n4 B
3 i% c8 W8 [8 @$ v8 ]5 x2 p" ~% C作为战士,Uranus的能力恐怕也能坐上太阳系的头把交椅。虽然身为王国警备不可或缺的战力,但因为外部太阳系战士的存在本来就接近机密,所以完全没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B! U% T4 l1 B$ h% N

8 g  N7 l' Z' ~+ {$ a! k但不知是不是被那副出众的容貌和稀少的出现率所刺激,只要Uranus一住在宫殿附近,就会博得来自侍从和女仆们的爆发式人气。特别是在“虏获年轻女性和少女们的芳心”这点上,Uranus的成绩几乎只能用斩尽杀绝来形容。甚至连附近的城市都递出请愿书,以“伤风败俗”“对女性有不良影响”等理由,要求把Uranus逐出包括离宫在内的宫殿,或是干脆流放到城墙外。
; ]  _( o% s  }: o: h4 x$ x* I
1 U8 o! Q4 w: p; @, Y% R8 U虽说Uranus不会乖乖遵守禁令,但在被倩尼迪女王、Pluto、身为搭档的Neptune三人劝说时才会稍稍听话一些。
( z+ m8 o1 a( b5 {+ m% ~: W& z; u: M& n+ P8 Y$ W
Neptune是为完成战斗任务而存在的搭档。三人是青梅竹马,既像好友,又像姐妹。不知为何,连Pluto和女王都难以驾驭的Uranus通常会乖乖地听Neptune的话。就算不服从于法律和规矩,Uranus却非常忠实于任务。对喜欢战斗——正确地说,是喜欢战斗并取得胜利——的她来说,Neptune是必要的。和Neptune的不协调会直接影响到战斗力。9 [. p& R- U) V& Q/ {" L  a

3 u5 S+ o* e1 |. G( _3 J  W: J对Neptune来说也一样。因为相处甚久,她能掌握住分寸,不会让Uranus闹别扭。而且正因为她稳重又安静,跟Uranus相反,所以两人的相性才很好。正因平时一直都柔顺地对待Uranus,所以Neptune偶尔的忠告和抱怨才能传到Uranus的心里。为此,女王还感叹过“就像驯兽师一样”。6 v$ d4 Q, e2 X, R( s- w' t

) R$ [' O: [3 f4 Q& f& i1 l; [  o! {9 U/ g. U, C1 i3 _0 q; M. d2 m
Pluto盯着面前Uranus那张端正的脸。
- x' q$ B( Z# L; _1 @; s9 E对方并不慌乱,还因为高出一个头而略微俯视着Pluto。
) Q' }1 b, h! M+ z3 ~, k' W“你对Neptune做了什么。”9 x5 H+ a: w; r9 B4 c2 [
Uranus思考了一会儿,似乎认为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她淡淡地讲述起来龙去脉。
/ l! A( R2 ^7 {& z3 L- s! i1 N
虽然一脸都是“想操起手里的时空之杖猛敲Uranus的头”的表情,Pluto最终还是忍住了叹息,勉强挤出一句话:
  X0 {( f9 ^0 }2 H4 r“她还好吗?”
5 w  D+ H3 l$ i$ P9 V  Z4 x“大概。”2 ?0 z/ f1 d( M) k1 n% p
尽管Uranus做出了回答,但Pluto激烈的视线却诉说着“事实并非如此”。( }. c* e% G- K: a
% c& c8 Q7 \/ Y( d) d3 u5 W$ a
放弃了至今为止积累的谨慎关系,被更为私人的感情所支配,发展出了亲密关系。
! z0 I. F/ f% Y) l# z9 R作为战士,这会不会影响到任务——这才是Pluto要问的意思。; ^4 w& R5 W, b* ?4 f
认真明智,过着模范般的人生,在恋爱后便沉溺于床笫之欢从而偏离轨道的例子——简直要多少有多少。4 D% m  E0 \! k! A- M
作为Sailor战士,在任务和使命面前不允许优先考虑私情。
, z) Z* G: O4 ]* G0 e而且明明不久后就会被派遣到太阳系边境的守护星上,各奔东西了。
$ E9 S, M" Y- d5 v( W+ d( A- l3 g* ^7 a4 H
“没关系的,Pluto。”  T/ y* J  I: \/ |
立于宽敞的回廊中,Uranus扶着面朝庭院的柱子,眺望起外面的景色。- J) m' U. ?3 K$ ^
“我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在这点上,Neptune也一样。”$ @4 f& O0 q: |$ u7 K) }

0 A/ [+ G" L' J+ {% g. f7 @% D望着远方,Uranus的眼眸里仿佛映出了某种庄严之物,散发出虔诚的光辉。
* [3 @2 g% z" L7 O+ K1 K8 G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约定,但映于Pluto眼里的Uranus的侧脸上,那片危险的阴影已然消失。尽管将“死”宣之于口,可她看上去却很幸福。! T* O! E' M# Q* P. N

& K" c" l7 h# J; ^- W
" G2 _4 U% x7 t7 p9 u' F“咦?”; \0 b% {- t4 n7 D  U# \
盯着中庭的Uranus忽然发出惊讶的声音,惹得Pluto也伸头看了看下面。5 N2 b2 J, c" u! `/ [! k, Y/ A
一瞬间似乎有只纯白的蝴蝶飞过,其实是一朵小小的白裙。& D- Y, e. ]+ y4 n
一个年纪很小,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女孩正开心地走在花坛边上。( E4 a9 s/ H; U
金发在头顶上盘成两个球,一边一个,垂下来的长发一蹦一跳。
$ ~3 C# _( i% w' I: |! E$ p8 E* r  x0 F# z
“公主!?”+ J! |7 s* n$ i! @& T: E+ f
Pluto迅速奔下楼梯,跑向那位穿着跟女王样式相同的缩小版连衣裙的可爱公主身边。8 B6 x' X6 k! q1 a8 D& K+ a+ W
Uranus从上方默默看着这一幕。
. [; g; N* E) W. }% w- G$ E1 K0 _/ D1 g- p) [9 N6 J. u4 M: x( X
Pluto蹲下来跟公主保持视线齐平,之后发出一句理所当然的疑问——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O# x$ \7 q1 F) w$ M! M跟Venus她们、大家一起来野营了。小公主边笑边说。9 q# K" A# i5 C3 r4 B
离宫近郊,森林中的湖附近的空地很适合野营。' }- [$ u2 }' _) o. p
在森林里捉迷藏,跑来这里找可以躲的地方——小公主又说道。
8 ?9 w( [# _3 O# h“竟然跑到了这里……都已经不在捉迷藏的范围内了吧。”
7 t8 N$ l' b: r" ^6 R  D“都怪Mars说‘不管你藏在哪里,我绝对会用第六感找出来’……”
" p' v: ], o9 u# A' `& M; l9 z* t1 n  q
Uranus将手肘撑在高高的栏杆上,上半身靠着柱子,默默地观察这一幕。
* z9 w. ?5 x5 _9 O
5 j4 f+ l+ v4 T“就算这样……溜出森林,一直跑到这里可是犯规哦。来,我们一起回Mars那里吧。”/ s- c: ]& n( p9 d
Pluto牵起公主的手,站起身来。正要离开时忽然想起刚才的事,她朝Uranus的方向瞥了一眼。公主察觉到后,同样也回头看了一眼。# a, E2 R9 ]/ {; c/ L& z# P
( x) t; L% {# T+ c4 l
尽管公主确实是第一次见Uranus,但那张小脸蛋上却浮现出雀跃开朗的笑容。她抬起另一只没被牵住的小手,晃晃悠悠地向Uranus挥了挥。
! P1 z# |+ z% p7 N' ^“拜拜~”
0 \' V  g- n7 W看着那只小手可爱地摇着,Uranus也轻轻地挥了挥手,作为回应。4 U+ b8 T$ R  ?* e
) t- V+ y' c* z& z# t/ X( B
也许觉得被Pluto牵着很安心,公主开心地朝后面更用力地挥起手,随即高兴地回头跟Pluto说起话来。* y+ z$ H- H* D/ g  |
就算素不相识,小公主也总会这样天真无邪地、用纯粹的好意对待他人吧。无论是谁她都喜欢——Uranus想道。
+ T  O" R4 E+ a$ M) s然后,等这位小公主长大时,我们已经不在银色千年王国了。3 S+ W$ \& A" n
到时候我们会远远地祈祷她的幸福,和这个终将由她统治的王国不变的和平与繁荣吧。
9 v% R; Q/ ^# b( f) y# l/ p1 P0 X* A
Pluto和公主穿过中庭的花丛后逐渐远去。
0 _- R$ }+ K" h: t- J泉水喷上天空,在一片亮白飞沫交织而成的水幕尽头,Uranus再也望不见那个身影。即便如此,她仍然站在那里,未曾离去。
9 y' e& y4 T, [  B4 W) [' E
8 U$ M# d! o( L% `: Q+ w3 K3 A1 B
; q4 A! b' R$ m+ V4
5 T! R; ]. R& J% X2 [# F5 b, Q( S1 F% n! X* T' x9 A
满告诉我的曲子的确很有名,以前还听过。8 k% z4 R' S4 X) A$ K% [
将古老贵重的小提琴细心地放在桌上,满来到仍然躺在沙发上的我身边,在距离我的头一个靠垫的位置上坐下。
9 }4 A3 H+ o# I  e" O
& n7 N+ p9 j& Q6 f“……那个人,还很年轻吗?”9 R( j- h) C. W! g" b% U  f
“谁?”
3 G8 }. d; h8 n7 r' D' r) h“……。那个,死掉的公主。”2 q$ p& l1 p9 f

' h+ I6 f+ \, p/ s0 e/ y满拿开我们之间的靠垫,靠近后,将指尖沉进我的头发。
# `, n0 s. A% B2 B6 a. {“不,没有人死掉。‘去世的公主’只是虚构的故事哦。”
8 U% _2 |& ^. w2 c# ~- x抬头仰望,满挂着淡淡的笑容抚摸起我的头。
3 G2 I8 p  T& |. g9 D" J' v* _( t8 X4 Z9 c' R
“是真的。拉威尔在美术馆里看见了西班牙公主的肖像画,获得灵感后写了一首钢琴曲。它的法语名很押韵,只是一个文字游戏。若是直译,就成了‘去世的公主’或者‘死去的公主’……。并不是指某位特定的公主殿下去世了。”3 S+ a: z8 m, E9 g0 R
“……”4 J2 L, k8 _) R  z* T! X& {
“因为拉威尔想写成西班牙式的古典旋律哦。不是为了哀悼谁的死而创作的。”
2 d/ U( \: f. ~$ s" d! t9 O' F# Y( `
我在脑内回放起那段轮舞曲形式的唯美音乐。  u0 w4 n) ~6 ~. I: t
为什么呢。虽然满让我放心,但心里却涌起一股近似哀伤的情绪。我们的公主还活着。总觉得只要明天去趟十番町的游戏厅或咖啡店,就算不事先约好也能见面。明明是这样,但心头挥之不去的失落感又是什么呢。
8 k, r" v. p& D# [6 I% _
: O/ H% s4 L% c4 `我几乎没有前世的记忆。每个画面都非常支离破碎。也不太记得具体面对面时的情景和对话内容。仿佛午睡时散漫的梦境一般,飘渺而又朦胧。, C' M! v2 M; t, ?
但是,总觉得有一个重要的约定。虽然我已经忘记,那个约定却一直延续至今,有血有肉地发挥着功能。
* p1 ]! D5 K' |% i如果音乐能够唤醒潜伏于人心深处的重要之物,那么,这个保存在我心底的悠久契约也许是被满的小提琴所唤醒。" a! B1 u9 F( E2 s

1 I' O+ X0 U( e" B  E' ^: ^“……那就是说,没有‘死掉的公主’,对吧。”9 E, _- {- R; e) F
满抚摸头发的手移动到我的眼皮上,遮住视线。
) d9 M* {/ b1 g4 e0 s9 s) Y3 E“没有。是一个架空的公主殿下哦。”% E2 {2 _; u" j9 c: I
“…………太好了。”
$ }4 {' M) M9 J0 e) f: B
/ l! K/ i# Q3 g& V8 y9 b% W/ J明明想的是“太好了”,但记忆中某处断片里却浮出一朵小小的白裙,以及分成两束摇动着的浅色头发。
! M# e6 b' E# _8 f: L2 ^+ O: K7 j' d要是哭出来的话,泪水会沾到手掌上,那就会被满发现了。$ Y7 X* K( \, z& W6 @4 G; H2 t
我拿开满的手,装出撒娇要求膝枕的样子,将脸埋进她优雅地并拢的双腿里。( m& Z* G) a0 J6 f
保持这个姿势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轻轻的哼唱声。
) r& A; B! i( B" p1 Z/ d2 {/ J6 }& g满小声地唱起了拉威尔的歌。: k+ F# J2 P5 N

* S7 X* Q, Q2 i# G  s莫里斯·拉威尔的一生充满谜团。他在晚年时患上脑疾,被记忆障碍所折磨。有一则轶事,是他听了自己写的曲子后说:“这首曲子非常出色。是谁写的呢?”
& n% h$ |; f- ?: h8 l
0 o0 \1 C9 H4 G* }9 n+ k- t: c我一边听着满微弱的歌声,一边在脑海里弹起钢琴。
5 o2 K; e9 u  _0 ?- Z6 s+ c* l再次缓缓陷入梦乡。$ I' G+ f' X$ Z/ W8 c
那些只在梦里得见的人、就算是梦也想见面的人、在梦中所见的人们。也许他们在我的心里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 H- C! f, P7 g- @$ ]而且,我在做梦时并不知道这是个梦。/ V- o% i! Y8 P% ~) B5 s# D

5 @; P. J. E- ~% q9 n" r8 X. k我和满并肩漫步于熟悉的石头步道上。4 @2 N( f+ g1 a! Z& d5 K) K5 n
夕阳西下,人们在洒满橙色的道路上来来往往,每个人看上去都像是身披晚霞走在回家的路上。
! ~3 W2 ?( y2 k1 U0 i; r不经意间望了望道路另一边的游戏厅,身穿水手服的少女们正好从自动门里走出来。
" H6 M, q* C& Y+ g
- U$ F# }6 X8 m5 a扬起百褶裙的下摆,她朝这边回过头。浅色的头发分成两束摇动着。- p8 N1 C5 k* I/ s6 t0 d
月野兔的唇大大地张开,看上去像是在呼唤我们的名字。
, y$ O& E2 c, V* j8 T听不见声音。我的耳朵正听着远方传来的歌,拉威尔的帕凡舞曲。
& G) O$ Z# X1 }9 P9 L她抬起没有拿着书包的那只手,满面笑容地挥了挥。
& w% i- b$ l9 Y, ~8 V' }. e5 j4 {我也轻轻地挥了挥手。满站在我身边,静静地笑了。
# n+ I. V: `4 U3 a% L
9 g$ d* U: k1 [" W! r" \6 E与那位再也回不去的王国的公主在梦中相会时,她一定也会天真无邪地笑着。! V" ~" F; g5 Z; C
无论在哪里,都没有走向死亡的公主。$ m3 V* w" l% f, j1 N. o) F
我伏在满的膝头,一面听着从天上降下的歌声,一面沉湎于甜蜜的幻想。: _6 H8 h* W  }( p0 ^& u# \
) T  ?, i) p  t# l6 p$ _  q3 ^* o0 e
(END)
% [6 X2 Z  I: Y7 d
  s. n4 o0 C! W  F

评分

参与人数 3塔利斯曼值 +20 +12 收起 理由
Dreamgarden + 6 R大的翻译,膜
lapidarym + 6 --------
海王满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12-19 09: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沙发~~感谢R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09: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好啦太好啦,我先回复一下。
- E  j+ @- l) X" J) x/ F6 t其实这篇文章的内容我都给忘了囧
1 G; D& Y2 R3 y$ i正好重新看一下R桑翻译哒( M& r$ ]) f. _

+ M6 ~- }0 Y  g% h人鱼骑士的确有壮士翻译完了哈哈,
4 f1 d. Q9 ?* W但是呢我们很乐意再看R桑的翻译哦!
4 E9 C- y! r4 o0 F
' U9 H/ \* i: f" J! 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14:21: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M.Michi 于 2016-12-19 15:15 编辑
4 o. |, ^0 S9 {
5 y# m# u9 N* e1 v午飯時間一口氣看完了,水月大人真的寶刀未老!
; W. `# B6 N, o9 L6 F2 C持續這麼多年寫遙滿的同人,風格也都不會完全一樣!) U  Y! Q- z3 S3 S
很喜歡水月借著遙的夢來講述前世的事,被公主所束縛的二人真的太美孜太虐QQ
2 o, `# W. y9 f8 ], Y9 V. @  w7 ]* t+ Z% F
很喜歡前世的小小公主跟Uranus相處的畫面,會浮現到腦袋裡!; C& _: z2 S7 U) H6 D8 G: i
也很喜歡之後在現世和兔子的相遇,這種對應太美了。
4 K, D: p5 i$ i, `. _7 M雖然通篇其實是圍繞在公主身上,但是卻討厭不起來!) p/ m- V8 y4 u7 S3 x% N: X
2 H# l3 Y7 v6 ~4 x
這篇好看得難以形容Q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19:0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9 `: R8 R6 U" M- g  Q7 k5 T3 A+ W3 O0 p/ M
不愧是水月大大~
3 Z" @2 t1 n! E" z! b" h0 U3 S好厲害~哈! X, c7 Y) U1 |1 i) m1 h
Neptune是馴獸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22: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 ′▽` )ノ  好喜歡已收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0 12: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果斷收藏~4 O9 I1 G+ l/ N) W* c
水月大神的文真的太美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3 19:02: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shine光 于 2016-12-23 19:19 编辑
+ K2 Q+ [/ h* Q  }
3 W5 F2 M( z( Y7 h1 c* m从这篇开始来还债!5 p4 w( H+ Y2 N$ n' }# `
原本以为很长,却...突然之间结束了,哈哈。
; P# Q( m5 U6 G& Q9 H$ J3 X
1 J3 a' R6 \2 u5 q& X很喜欢里面对于Uranus的一段描述,虽然是写前世遥的,但还是觉得也抓住了今生这个遥的神韵:
& N* t; i+ u% Y6 ^* ?) u“她不被规则和常识所束缚,想做什么,想当什么都十分自由,甚至显得旁若无人。
; Z' J/ ?1 D% }但她并不激烈。而是冷静又坦率地展现出叛逆心,非常难以驾驭。”* w5 o* z) t' f' o" W

$ I! Y5 C. S/ d+ t: h感谢翻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31 11: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翻譯!謝謝樓主# ^" Y3 B3 j6 x5 t( d7 J
我是剛剛才發現的到, 幸好沒有錯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9 20: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阵没来了,这篇的汉化终于出来啦~~辛苦R大了。/ q! ^$ o- y4 J- v# C/ R
之前买了本啃过生肉,想翻译又懒得动手,能看到现成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3 13: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美啊……淡雅又美好……还散发着一股不知名的贵气(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3 19: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竟然是新篇?吼吼赶上了个新的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6 10: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美,真的好美9 b4 F& I: k0 S1 h
差点被冥王星捉奸在床的夫妻俩哈哈,简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7 23: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喜歡這篇了4 i+ N; i) E3 A6 ?- c+ l" i1 ]3 `
尤其是pluto說的 雖然看著uranus說著死 臉上卻是幸福的
5 m( w3 A& l; M2 D3 m2 R: `這段真的太感動了 9 f0 K6 T0 j  I8 J
這樣的公主真的討厭不起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9 17: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了救命……
$ F* k$ m; `1 c. l) b# f5 J7 ]* p$ n$ \一天看了三次都想寫觀後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天与海の世界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7-8-24 12:46 , Processed in 0.36678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